一个讲述所有人重新相遇的故事




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等一等,你们不要因为那篇沙雕狗血文关注我啊,我已经这辈子都不想再写沙雕文了,真的

【雷安】狗血不配有姓名

    狗血梗,很雷,真的很雷,不是ABO,有球!!!还tm是个扯淡的带球跑,还有雷人车祸失忆梗,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是个原著向,巨雷无比,真实慎入

   ps:安迷修和雷狮也这么觉得
  
  写沙雕文真难,感谢风城选手和兰子选手的实力赞助
    是 @霍衡倾里万将意的点梗,为什么你这么喜欢狗血?????我fong了
    

    最后,生日快乐,我杀霍金

>>>

 
  雷狮黑着脸在医院门口拦下了安迷修。

  “安,迷,修,你,居,然,想,打,掉,我,的,孩,子!”雷狮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着,原因却并不在这件事本身。

  不远处荧蓝色的显示屏闪了闪,显示了下一局安迷修的台词——你根本没有爱过我,你爱的只是我的钱。

  天杀的大赛系统。

  两个人在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

  雷狮的表情就像是想吃了那块屏幕,安迷修想着。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一个裁判球的声音便从旁边传来:“雷狮选手,感情不够丰富,扣除20积分。”

  它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纸笔写着什么,然而下一秒便被天降的雷电劈了个焦酥。

  雷狮的表情还来不及缓和一下,烦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雷狮选手,攻击裁判,扣除50积分。”

  又一道闪电。

  终于在雷狮成功毁掉十几个裁判球后,安迷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雷狮,我想我们还是先完成这个隐藏副本比较好。”

  雷狮终于愿意将目光放回他的身上,然而他刚刚张口,便又听到裁判球的声音:“安迷修选手,没有按照剧本,扣除100积分。”

  雷狮强忍住了笑意,他撇了眼旁边的的屏幕,开口道:“那你呢?别以为我没看到上次你和那个男人接吻!”

  安迷修满脸黑线的接着读到:“上次那只不过是一个误会,但你却因为这个就爱上了别的女人,你太让我寒心了。”

  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富有感情,但裁判球的声音还是响起:“安迷修选手,表情不够到位,扣除20积分。”安迷修决定不再理会裁判球的罚分了,虽然这很没礼貌。

  雷狮再也忍不住了,他在狂笑!

  此时他也顾不上是否会扣分了,先笑个痛快再说。但当安迷修面无表情的说出下一句台词之后,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雷狮,其实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啊!”

  雷狮的表情一瞬间扭曲了起来,安迷修猜他气疯了。但雷狮还是顺着台词说了下去:“那又怎样,你永远是我的人。”

  安迷修的表情也扭曲了起来,所幸屏幕上跳出了一句不用他做太多表情的台词:“从现在起你失去我了。”

  他这样说着,然后按照剧本写的在大街上跑了起来。使虽然这由大赛场景构筑的大街空无一人,也不会有人看到他们羞耻的表演,但安迷修确实不想跑得多快。

  可惜天不遂人愿,裁判球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安迷修选手,没有按照剧本,扣除100分。”

  安迷修看了看屏幕上的“伤心欲绝的奔跑起来”暗自腹诽,他刚才不还是一个孕“夫”吗?

  甚至不等他自己重新调整跑步速度,身体便自己动了起来。身后的雷狮也明显感受到了不对劲,不论大赛系统再如何胡闹,他们也不喜欢这种被别人完全操控的感觉。

  两个人按照屏幕所示的一直追赶到路口,安迷修只得动弹不得的看着朝自己冲来的卡车。下一个瞬间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离了原地,取而代之的是雷狮。

  真是操蛋的剧情,后者如此想着,在强烈的撞击之后失去了意识。

  安迷修先是怔住了,然后小声的询问着:“雷狮?”他只叫了那人的名字,却没人能从这一句话中感受到他心中的惶恐。

  被他喊到的人就在几米外的不远处躺着,一动不动,就像不可一世的海盗头子真的会因为这本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丢掉了性命。

  “雷狮!”安迷修喊道,这一次他完全把屏幕,剧本什么的事都抛到脑后去了。骑士先生少有的心急的查看着那人的状况,但如果他稍微留意,就会发现自己下意识的反应不可思议的与屏幕上所显示的完全一致。

  简单的确认过之后,他至少还知道雷狮是活着的,这让安迷修感到莫名的安心。

  他眨了一下从刚才就有些酸涩的眼睛,周身的场景却突兀的变换起来。只一瞬间,他便惊觉自己正坐在医院走廊里。

  湛蓝的显示屏上只出现了几个大字——等待医生出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坐在手术室外的塑料椅上,手术室大门上的红灯正渗人的亮在哪里。不知怎的,安迷修总有不好的预感。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去。安迷修按照屏幕“急切”的站了起来,推门走出来的医生摇摇晃晃的。从衣服里滚出一个裁判球,又慌慌张张的跑回去。

  “患者没有生命危险,”最顶上的裁判球闪了闪自己的屏幕,“但是由于撞伤了脑袋,可能会有后遗症。”

  医生的背后,两个裁判球推着手术车出来了。安迷修看到雷狮还在昏迷当中,但既然裁判球说没事,那就证明大赛系统至少还没有彻底崩溃。

  不愿多待的安迷修和装着雷狮的推车去了病房。安迷修看着惨白的墙壁,空气中还有消毒水的刺鼻气味。不得不说,凹凸大赛的空间构成技术非常先进。

  或许是为了剧情推动,安迷修刚搬了凳子坐在病床边(剧情要求),雷狮便醒了过来。

  安迷修看着逐渐清醒的雷狮,照着显示板上“关切”的问道:“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

  他把目光从显示板上移开,这才发现雷狮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自己。也许像是在暗中狩猎的狮子,又一次让安迷修不寒而栗。

  他确实见过雷狮的这种眼神,在初见时,在战斗时。所以他下意识的从圆凳上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如果雷狮没有开口的话,下一秒可能就是凝晶流焱了。

  他问:“你是谁?”

  “你失忆了?”安迷修愣了一下。

  “安迷修选手,没有按照剧本,扣除100积分。”裁判球的声音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安迷修刚才完全没注意屏幕,这时看过去,才发现上面显示着“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最爱的人啊!”

  他或许庆幸自己刚才忘记了。

  让他惊讶的却是雷狮毫无停顿的接着屏幕上的话说下去了。

  “哼”,别自作多情了,我可不认识你。”

  与先前那份和自己无二的死板僵硬不同,雷狮眼下的一字一句语气神态都生动还原到让安迷修生出一种他们从未进到过这个荒谬副本的错觉。但某种突然演技上身的可能性存在概率约等于0,他没有时间想太多,只寄希望于对方依旧保留有凹凸大赛的记忆而非真正代入角色。

  安迷修生无可恋地把目光移向下一句台词,绝望捧读:“你可以不记得我,但你不能忘了我们的孩子啊。”

  这几个字在剧本标注里本应有一个拉长上升的尾音,可能还需要一点声嘶力竭的戏剧效果,但于现在的他而言能完整读完就已经是极限,裁判球嘟嘟嘟的警告声不出人所料又响过一轮,但是并没有人在乎。

  “像你这样找出乱七八糟理由勾引我的人,我见得多了。”雷狮扬唇一笑,并没有观察到他的对话对象内心波动有多剧烈。他似乎还嫌自己这句话的冲击力不够到位,末了又补上下半句:“别白费心机了,女人。”

  恍惚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内碎裂,安迷修用一种见了鬼的表情看向雷狮,放大的瞳孔倒映出和以往并无差异的人影。

  现在这个空间只剩下我一个正常人了,怎么办,在线等,有点急。

>>> TBC

    ↑不要看这三个字母,我的后续永远遥遥无期

  

把以前的文捞出来重新写了,记录一下鼓励自己写下去

“我原谅你了”

Laceration:

#只是有感而发,并不针对或声讨任何特定对象


我有一个朋友


她是同人写手,我也算同人写手,不过我完全比不上她


我们的QQ上挂着友谊的巨轮,但她是个能做到每天通勤四小时还日更的船长,我只是个大部分时候都躺甲板上无病呻吟的海员


我知道她比我喜欢创作,所以当她为创作感到痛苦的时候,我震惊极了


 


起因是另一名同人作者。这位作者,有着抄袭的前科。并不是什么热圈,双方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大手,受害者的指控没激起多少水花,被指出抄袭之后该作者道了歉,零星几个粉丝站出来,表示了原谅


甚至连删号重来都不用,轻飘飘地,就这样被原谅了


我朋友的痛苦来源于,这位有前科的作者和她入了相同的圈子,站了不同的CP


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成为下一位受害者,害怕出现下一位受害者……听起来相当荒谬的恐惧,却让她对着键盘敲不出文字,让她魔怔一样地去看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的文“寻找证据”


她害怕,下一次也只是轻飘飘的原谅


那么她想要什么呢


在同人的世界里,官方才是至高无上的,所有创作皆为灰色领域,参与成员的一切行为都得不到法律保护,全靠自我约束


我们知道,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好画也好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因此收获的赞誉,很大一部分也都是移情。多数情况下,你的读者或许喜欢你的作品,但他们其实并不喜欢你


所以当你受到侵害,这些利益相关的少数人或许不会保护你……说不定还会嫌弃你反抗的姿态很难看


那么圈外沉默中立的大多数呢——他们不感兴趣,甚至不会多看一眼


这件事太渺小了


你的作品,可能有一千个人喜欢,可能有一百个人喜欢,可能只有十个人喜欢


但就是这十个人,在你受到伤害的时候,也不一定会维护你


因为他们可能更喜欢那个加害者


他们可能和加害者有一定的交情


他们可能担心事情闹大会阻碍圈子的和平


他们……或许只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毕竟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爱好


 


所以加害者轻轻说: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们便轻轻回答道:好的,我们原谅你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


你在被害妄想中备受折磨,再也无法被喜爱的角色激发灵感,脑海中绚烂的色彩和光晕也一并消失,自己所做的一切全部失去意义,甚至可能再也不会有意义


又有多少人能跨越这种伤害?


“我们相信太太”


“不再犯就好”


“或许有什么隐情吧”


“我们原谅你”


那么,当一个真正无辜的人,变得激烈,颓废,充满猜疑,面目狰狞的时候


……谁又来原谅TA呢?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短期内是无法解决的


同人圈内的抄袭,尤其是跨圈抄袭,甚至可能一生都不被揭发


受害者的痛苦就像花叶上的露水,太阳出来,便无迹可寻


 


所以受害者哭着说:我真的很难过


他们便轻轻指责道:你还想怎么样呢,为什么这么咄咄逼人?


 


我不会这么残忍地对待任何一个受害者


但我也束手无策


不要因噎废食,做你自己就好——这种轻飘飘的话,我说不出来


敲下这堆东西的原因大概是,内心深处,我也有着同样的恐惧吧


 


我有一个朋友


她没有一张正经的书桌,她的房间很小,她把笔记本放在梳妆台上写作,有时候她也在床上写作,她每天花四个小时换乘地铁,脑袋里想着心爱的角色,构思着故事,她曾经觉得这一切都很有意义,都让人快乐


我希望她能好起来


希望她能早日好起来


 这样我就能再一次地,走进她笔下那个充满爱意和热情的世界


祝大家感恩节快乐


 


【开放站内和微博转载】

【雷安/论坛体】安迷修这一次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1〉

  手机排版,很惨,要是乱了我重新搞
    新闻稿没坑,会按时间线发
    参考综艺全员逃走中和全员加速中
    中间白嫖了霍金的文名,她嗦阔以

    >>>凹凸论坛>>综艺>>全员逃走中>>>
  

  上一期也是……我都以为艾比要被抓了,结果安迷修像鬼一样的冒出来挡刀,比转角遇到猎人还吓人好吗!!!
1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1:35留言
 

  ?安迷修又冒出来了?这个家伙这么可怕的吗?
2L 【匿名】 于2017-10-26 21:37留言
 

  这一期有回放,是从旁边的柜子后面钻出来的……
3L 【匿名】 于2017-10-26 21:38留言
 

  安迷修又给艾比挡刀了?这次被说没马骑士了没啊?
4L 【匿名】 于2017-10-26 21:39留言
 

  这一次是安莉洁
5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1:41留言
 

  这个人为什么总是神出鬼没的,上一期他冒出来差点没把吃饭的我噎死。
6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1:44留言
 

  我安很可爱的好吗,就是宇直了点
7L 【守护世界最好的安迷修】于2017-10-26 21:45留言
 

  哇楼上这ID
8L 【匿名】 于2017-10-26 21:46留言
  

  好耿直啊,真的不是反串黑吗
9L 【匿名】 于2017-10-26 21:48留言
  

  安哥耿直我也耿直,真正的迷妹不惧挑战
10L 【守护世界最好的安迷修】 于2017-10-26 21:50留言
  

  楼歪了吧,话说安莉洁临走的时候还给安迷修变相发了张好人卡,太惨了
11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1:51留言
 

  ?说了什么,我这期还没看
12L 【匿名】 于2017-10-26 21:52留言
  

  「心存善念的骑士啊,神明会庇佑你」
  我想说安莉洁的人设真的很尴尬好吗,她经纪公司的人是不是脑子有坑?
13L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于2017-10-26 21:55留言
   

  据说人家私底下一直是这样的哦
14L 【匿名】 于2017-10-26 21:56留言
   

  那她不会尴尬吗,我也觉得好做作……
15L 【匿名】 于2017-10-26 21:57留言
   

  ?????楼上几个什么意思????我柠檬啥人设关你屁事,酸毛呢,管理员管理员@月栖梧桐
16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1:58留言
   

  已删
17L 【月栖梧桐】 于2017-10-26 22:00留言
   

  说起安莉洁,她之前不是石锤预言家吗……
18L 【匿名】 于2017-10-26 22:01留言
  

  雷总抽链条那个地方吗 
19L 【匿名】 于2017-10-26 22:02留言
  

  哈哈哈哈哈你们怎么又聊起了我的快乐源泉,那个地方真的好玩
20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2:05留言
   

  !!!高三看不了节目,是前几天空间那个动图吗?
21L 【就叫嘤嘤嘤】 于2017-10-26 22:08留言
   

  “那根不能抽,会放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啊”
  “抽了又怎么样,这些弱鸡也想抓我?”
  半分钟后
  短信:雷狮被猎人抓捕,现游戏区域内剩余17人
  
  我日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是喜欢看爱装逼的人吃瘪.jpg」
22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2:10留言
   

  抱歉想问一下……虽然看这个对人稍微有点了解,但是这十几个人里面我只认得海盗团,嘉德罗斯和格瑞的乐队,可以科普一下吗?
23L 【不要看我我不知道】 于2017-10-26 22:11留言
   

  我来!!!!安迷修!!!新晋演员!!!近期代表作是《骑士》,电影院还在放。如果入坑的话推荐先看早期的网剧!!!比如《群星之下》还有《禁果》!!!小说改编的,超棒!!然后电视剧安安演过一部警匪《一步之遥》虽然不是主角但是也强推!这部剧的剧情真的超棒!!!
  还有B站有安安个人的cut剪辑,链接http://bilibili.com//av233666
24L 【守护世界最好的安迷修】 于2017-10-26 22:15留言
   

  23L你说你知道的我就不说了啊,剩下的简单说一下
  艾比:凹凸台主持人,之前和她弟弟一起主持过《倒计时》节目
  埃米就不说了,艾比弟弟
  安莉洁:七社传媒的歌手,有专辑《踏冰雪而来》,之前雷狮主演的电视剧《平地惊雷》的主题曲也是她唱的
  安迷修:七社传媒新晋演员,之前演过《群星之下》和《禁果》,都是网剧。最近参演电影《骑士》。
  银爵:选秀节目《凹凸之声》第十二季的季军,黑嗓很优秀,不过我个人欣赏不来。
  祖玛和雷德不用说了吧?一个绑定嘉德罗斯一个绑定祖玛……
  还有这期的蕾蒂和梅丽是双胞胎姐妹歌手组合,不过好像不止一次在镜头前不太和睦。
25L 【月栖梧桐】 于2017-10-26 22:17留言
    
 
  !天啊管理员居然出现在我的帖子里科普,梧桐太太我超喜欢你的同人图呜呜呜
26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2:18留言
   
 
  我也觉得安迷修能连续两期都突然冒出来很神奇……
27L 【月栖梧桐】 于2017-10-26 22:19留言
   
 
  安迷修在《一步之遥》里演的谁啊?没看出来
28L 【匿名】 于2017-10-26 22:21留言
   
 
  就是那个小警员啊!!!不仅一脸骚气还和雷总演的那个反派之间有一股gay气的那个!!!
29L 【守护世界最好的安迷修】 于2017-10-26 22:23留言
   
 
  我靠完全不像
30L 【匿名】 于2017-10-26 22:24留言
  
 
  我也是因为那部剧才喜欢上安安的,然后发现完全不像!!!但是更可爱了!!!
31L 【守护世界最好的安迷修】 于2017-10-26 22:26留言
  
 
  emmm说起来这一期的任务有点变态的
32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2:26留言
   
 
  等等你们已经不在聊节目了吗,我好尬
33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2:27留言
   
 
  不我们还是聊的,这期任务我感觉还好啊
34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2:29留言
   
 
  楼主你还好吗……酒楼那几个npc真的事多还烦人,金宝上楼下楼都跑了十几圈,心疼死我了
35L 【匿名】 于2017-10-26 22:31留言
   
 
  那个还是复活任务啊,我金宝为了幻幻真的拼
36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2:32留言
   
 
  哦你们说那个啊,那个确实挺累的,换我估计跑吐了
37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2:34留言
   
 
  然后出来瞬间回去了,太可怜了
38L 【匿名】 于2017-10-26 22:35留言
  

  复活任务……我一直在想,雷总复活卡怎么随便扔一个人都不给卡卡啊???假的吧
39L 【匿名】 于2017-10-26 22:37留言
   
 
  卡卡两个月前演唱会的时候摔了,打了一个多月的石膏,两周前才拆,雷总不想让他跑吧。
40L 【不要看我我不知道】 于2017-10-26 22:39留言
   

  那为什么扔给了安迷修:(我天给他这个挡刀怪真的浪费啊!!!!挡了安莉洁又挡祖玛……
41L 【匿名】 于2017-10-26 22:40留言
  
 
  不要慌,至少安迷修一条命换祖玛留到了最后,雷德很开心
42L 【匿名】 于2017-10-26 22:41留言
   
 
  楼上……太真实了,惨不忍睹
43L 【匿名】 于2017-10-26 22:42留言
  
 
  我忍不了了,兄弟们!你们真的不觉得安迷修和雷狮有点gay吗!
44L 【皮一下又怎样】 于2017-10-26 22:45留言
   
  
  我一直觉得他俩挺gay的
45L 【腿肉好食】 于2017-10-26 22:46留言
   
 
  施主此话怎讲
46L 【匿名】 于2017-10-26 22:48留言
   

  花絮啊!看每一期结束后凹凸官方视频app上面的花絮啊!其中有一段是安迷修给祖玛挡刀淘汰之后和雷总说话的
  “我复活卡给你就是让你送死的?”
  “保护女士是骑士的职责。”
  “嘁,那还不是进来了。”
  “你不也在?”
  “……我被偷袭了,那我也活的比你长。”
  “下期我肯定活的比你久,等着瞧吧。”
  
  真的gay啊兄弟
47L 【皮一下又怎样】 于2017-10-26 22:50留言
   
 
  这俩小孩吗,好傻
48L 【好饿好饿好饿】 于2017-10-26 22:51留言
   
  
  还好吧,感觉不是那么gay?47L是不是有点cp脑
49L 【匿名】 于2017-10-26 22:52留言
   
  
  不……北极圈有官粮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50L 【腿肉好食】 于2017-10-26 22:54留言
   
  
  上面???是雷安的腿肉太太吗
51L 【匿名】 于2017-10-26 22:58留言
   

  是我……我要改名了,腿肉不好食,官糖好食
52L 【腿肉好食】 于2017-10-26 23:00留言
   
  
  楼上这股隔着屏幕传过来的惨是怎么回事
53L 【今天也在吃土】 于2017-10-26 23:02留言
 
 
 
  >>>>>>>>>
    基本周更,大概按期算

  

  

B萌国产动画大赏
  
本战安迷修真爱票根可点梗
 
再补一句,不限cp,对家来我都写!!!求求你们投他!!!
 
最后一句,点梗凡事2018国产场安迷修真爱票根,持续有效。

补档

呜呜呜呜寒山太太

濑见三:

刀锋




重返黄金港




夜露死苦




不眠之死(向哨,坑)




没了(。没别的要补吧

是无礼之徒的实况!!!

因为时间原因只录了一部分,剩下的会在周末录完!!!

av21383368

@索亚kick

【雷安】沉溺

谢谢兰大爷?!!!

兰大爷是超级杂食哦:


   给 @坠岸 辣鸡千岸的生贺...我不该堆在最后赶得,但是我懒癌严重.. 挺辣鸡有ooc,拉低一下你的生贺质量——生日快乐啊,千岸,恭喜你这个坏女银又老一岁★


(゚⊿゚)ツ——————————————————————————


    c市的冬天总是伴着大雪,安迷修走在此时略显冷清的商业街上,搓着冻僵的双手,呼出一口热气,在液化的一团小水滴中快步走进了街角的咖啡厅。


     温暖的咖啡厅使安迷修泛着寒气的身体缓和不少,走到门旁挨着暖气的一侧座位,那是他一直以来独爱的位置,“果然暖气是冬天里难得的友好啊……哦,或许应该再加一条热咖啡。”安迷修看着向他走来的服务员感叹道。


     等候咖啡的时间里,安迷修的地理位置可以很好的让他观察进出的人员,这是他的职业习惯。


  进出这家咖啡店的无非就是一些上班族,有时会来一两位附近的学校的学生,正当安迷修感慨无聊时店里进来一位穿着打扮怎么看怎么特殊的人,他是有着儿童一样的头巾,儿童一样的外套,不儿童一样的身高。


  那个人进来直奔前台好像是有什么事,接着就给前台服务员不知多少面额的钱,好像日常的小费。


  安迷修没有多想,他的咖啡已经来了,他往里面放好了适量的牛奶和糖,搅拌了几下就端起咖啡抿了几口,正要感叹生活美好的安迷修突然听到本来咖啡厅舒缓的音乐改成了——“第九套广播体操七彩阳光现在开始”而似乎是始作俑者的人正往他这个方向移动。


  在广播体操的背景音乐中那人走到安迷修面前邪魅一笑,“安迷修,我答应你。”


  安迷修:???


  “不是...这位先生你搞错了吧?”安迷修尽力保持微笑,让他看起来不像是在看神经病。


  “呵,安迷修,你是真把我忘了?当年你对着全校向我雷狮表白的。”雷狮一把拽过安迷修的手,语气上多了一丝威胁意味,“想不负责任?”


  “所...所以....?”安迷修的内心开始缠斗,他自认为没有这段“风流往事”,先不说安迷修是个纯种直男就说雷狮长得也算是标志中的奇葩就算以前有这个朋友他也应该有些印象。


  “所以我现在特意来找你,我答应你了,感不感动?”说着,雷狮又将另一只手搭在握住安迷修手的手上开始用力纂紧,“你是认识我的,安迷修。”


  雷狮说的郑重,安迷修眼前一晃好像是记起那么一点,但又模糊不清,于是想先抽出手来,可没想下一秒雷狮就强硬的拉着他走出咖啡店,“喂喂,我钱还没...”


  “我进来时就都付好了,今天大礼拜的乖乖跟我去约会,我票都买好了!”雷狮不由分说的拽着安迷修进了咖啡店门口的车上,三两下给安迷修系好了安全带又自己坐上驾驶位系上安全带直接开车,一套拐人技术行云流水。


  “雷狮,我告你非法拐卖!!”安迷修本着开车期间不能随便打开车门的法则,用嘴开始进行无效反抗。


  “喂喂,怎么说话呢,我带我的男朋友去游乐园玩犯什么法了?”雷狮开着车反过来控诉安迷修,感觉安迷修似乎还要说什么,雷狮干脆说道:“有旋转木马哦——”


  安迷修犹豫了,安迷修妥协了。


  开车去游乐园不远,很快就到了,雷狮锁好车就拽着脸上还有些别扭的安迷修直接检票进了游乐园,跟着就是一系列刺激性娱乐设施,当第四次海盗船停下来,安迷修一下子没从座位上起来,站在一旁的雷狮看见直接走过去拉安迷修搭在外侧的左手,“安迷修,你知道人类的进化是什么吗?”


  安迷修被这一问能懵了,这演的哪出,索性雷狮好像也没打算让他回答,“人类的进化就是我拉起你毛茸茸的小手咬一口,爱情使你学会了直立行走——”正说着雷狮俯身一口咬上了拉着的安迷修的左手无名指,痛感传来的一瞬雷狮已经直起身,只留下半圈齿印——“听着,安迷修,以后你雷大爷的戒指就会戴在你这里。”


  有那么一瞬吧,安迷修想如果他是一位女士,或许就会这样答应了也说不定,但是他不是。


  没有等到回答,雷狮只是拉紧安迷修的手离开了海盗船来到旋转木马那里,约会还在继续不是吗?


  坐在旋转木马上安迷修内心有点愧疚,他没法回应这突如其来的感情,一切都太快,快到没想到从游乐园出来雷狮开车问了地址把安迷修送回家,就直接从后备箱取出一堆大包小包的东西住在安迷修家了。


  理由?刚回国没处待住男朋友家够吗。


  莫名其妙确定了关系,闪电般的同居,安迷修本不想这样但听到雷狮没有住的地方就软了心,想着总不会一直住下去,便也就这么妥协了。


  后面的日子多了个雷狮总归是丰富起来,自从问了安迷修工作的地方就能时常看见雷狮带着买好的一提兜的烤串,一饭盒的看着就知道在外面买的饭菜作为爱心便当出现在安迷修的午餐中。


  起初安迷修是不想雷狮老来他工作的地方捣乱,索性雷狮只送饭揩个油就走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雷狮的工作是一家企业的专职翻译,经常要跟着老板飞来飞去,一出差少的一个礼拜多的一个月。


  一开始安迷修还挺高兴的,毕竟家里少了个蹭吃蹭喝的,到了那天去送机转眼就看见雷狮拿着不知哪来的冰啤酒就要喝,安迷修过去就直接给抢了下来转身扔了标着可回收的垃圾桶换了一杯热咖啡来。


  热咖啡握在手心里还挺暖手,雷狮也就没打算再为那杯扔掉的冰啤酒跟安迷修展开舌战。


  等到了登机的时候,雷狮总是会转身抱抱安迷修,大意是我走了,而每逢这时安迷修都会说上一句“珍重”,雷狮笑他文绉绉的又不是不回来了,安迷修却也没改过。


  日子这样过得久了,习惯就可怕起来,他在时你抱怨,他不在时你思念。


  于是在一次接机中,安迷修迎来了一场求婚。


  求婚并没有多花哨,雷狮就像平常一样下了机看见安迷修就直接一把揽过来,只不过这次多了一道拿出戒指的程序。


  雷狮没有说“你愿意嫁给我吗”之类的话,只是拽过安迷修的左手直接往上戴,霸道的就像当初他不由分说的拽着安迷修走出那家咖啡店。


  “喂,你这样是不算数的,你不怕到时我逃婚吗?”雷狮将头埋进安迷修的脖颈,听见安迷修这么说,干脆一口咬在安迷修的喉结上,留下一圈齿印又拿舌头舔了一下那咬痕,“那我就把逃婚的新娘抓回来操、死、在、床、上。”


  订婚后的日子俩人就有些腻在一起,那时安迷修总爱问雷狮以前发生过的事,每到这时雷狮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言情小说的剧情,可安迷修愿意应着,终于有一天安迷修不再只一味的接受,他问出了口,“雷狮,你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雷狮沉默了,及时的电话为雷狮提供了个借口,他出去接电话留安迷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回来雷狮手上已经举着一根半燃的烟。


  雷狮坐回沙发,安迷修一把抢过那根烟狠狠地掐灭在了买来基本很少用到过的烟缸中。


  见状,雷狮没有再点一根,只是拍了拍安迷修的后背,“安迷修,这个点你不是该睡了吗?”


  良久安迷修看着雷狮站起身拍了拍手将手上残留的香烟味拍掉,“你从来不会这样,雷狮。”


  手上的香烟味不会因为几下拍打就会消失,所谓的拍打下去了不过是人类给自己的一种心理安慰,安迷修从来都知道的。


  “你多想了,安迷修。”雷狮给了安迷修这种安慰。


  安迷修没再说什么,转身回了房间,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雷狮仰起头好似还在抽烟似的向上吹了一口气——“你了解我多少。”


  当天半夜雷狮进了屋内,这次他没有挨着安迷修上床睡觉,只是坐在床边看着沉睡的安迷修,最后吻上安迷修的手小心地取下了那枚戒指带着他的一切离开安迷修的家。


  雷狮离开,黑暗中安迷修睁开眼,眼中没有一丝睡醒后的朦胧,他只是沉默的看着天花板,右手习惯性的摸向左手的无名指才想起一切已经结束了。


  机场上雷狮手里把玩着一瓶冰啤酒,迎面走来一位白发男人对着雷狮露出一个微笑,“道上有名的催眠师雷狮大人,这次的情报想必已经拿到了吧?”


  雷狮没有理男人只是将那瓶冰啤酒扔到了标有可回收的垃圾桶里,男人见此弯腰让出一条路,“雷狮大人,登机吧,boss在等了。”


  雷狮没有看男人谦恭的姿态,回过头又望向远处,最终只是想了想转身走向男人让出的方向。


  这次不会有人生气的将他的冰啤酒换成暖手的热咖啡,也不会有人再文绉绉的说句“珍重”在家等他回来。


  于是雷狮走了,这一次没有再回头。


  





















  “安哥,真的不追吗,嫌犯马上就走了”说话的是安迷修的同事金,询问没有得到回答,只能听见耳麦中传来一声声的——


  
        “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