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岸

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雷安】王车易位

皇骑好难,我要死了orz

魔幻的OOC

 @雷安jiqing九十分 

关键词:车

如愿以偿的超时了还是有很多想写的没想到,难受啦orz

————————————————————————

>>>

“三皇子殿下,这局棋。看来您是要输了啊。”

“鬼狐主教,有些话。可别说的太早啊。”

>>>

雷狮八岁时王城里曾到过一对有名的骑士师徒,那位老年的骑士曾受到国王的邀请给雷狮上过一课。

“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就是那无边无际的海洋。”那位老者这样说着,眼神里似乎充满对那片碧蓝世界的向往。雷狮却不屑的说着:“你们所有的人都这样说,我可是没有看过你们口中的海。”

“殿下若是心胸辽阔,自然装有海洋。”

又是那一套,雷狮听着这些话耳朵早已生茧子了。

“我以后就要做海盗!做能够征服那片海洋的人。”幼小的雷狮挥了挥自己的拳头大声说着。

老者的眼光有些诧异,但还是慈祥的笑了笑。没等老者开口说道什么,只听门口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海盗烧杀抢掠!搅得人们的生活都不安定,你这个恶党!我今天要讨伐你!”雷狮转过头,只见得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门口。

棕色的发梢还残留着汗珠,一双眼睛直瞪着雷狮。

“迷修,这是三殿下。不得无礼。”他举起手中练习用的桃木剑要向雷狮劈下来,却被老者一句话喝住了。男孩被师父拽着,弯下身僵僵的开口道:“三殿下好。”男孩直起身子时一双绿眼睛依旧不服气的瞪着雷狮,他的眼睛真的非常漂亮。

似乎是春季盛开的碧玉兰,又或者是微风吹过森林的波涛。

>>>

雷狮再次见到安迷修是在十七岁。那时候距离他的十八岁成人礼还有三个月。

那年他第一次出逃成功,雷狮顺着直穿王城的护城河顺流而下。约莫花了一个月,一直走到距离王城遥远的一个小城才稍稍停留。

在这个国家里,越是靠近王城的地方越是腐败糜烂,越是远离的地方越是肮脏混乱。

偏远的外城强盗横行霸道,街头巷尾总有小混混堵住孩子的身影。

雷狮的运气并不算好,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被不知死活的家伙缠上了。当他扭了扭手腕,正准备收拾这些急着送死的家伙时。

一道身影挡在了他身前。

那人穿着一身白色衬衫,与边城的黑暗和肮脏格格不入。

他才刚刚站定,那些混混却已经闻风丧胆的跑远了。雷狮看着他揉着脑袋转过身来问道:“你没事吧?”

雷狮怔住了。

那双绿色的眼睛温润如水,叫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安迷修。”雷狮不知觉的叫出面前人的名字。

“你认识我?”

“堂堂王国第一骑士的弟子,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呢?”雷狮反应过来时迅速的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听到安迷修恍然大悟的“噢”了一声,他接着问道:“你师父在哪里?”

“你找我师父做什么?”安迷修突然警觉起来。即使是英勇的骑士,在王国当中也是不可避免的树敌。安迷修上下打量着雷狮,也不敢确定面前的少年是不是仇家的人。

“他以前说过要实现我的梦想,我想找到他。”

安迷修看着他,叹了口气开口道:“师父在一个月前就过世了,他让我在骑士宣誓后再把这件事昭告天下,以免有人心怀不轨。”雷狮却是愣愣的看着有些失神的安迷修,过了半晌,心高气傲的皇子才发现自己似乎揭了人的伤疤。不过他也没打算道歉。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雷狮问道。不出意料,安迷修果然要前往王城接受骑士宣誓仪式。

“你以为那些贵族在你册封骑士之后就不会杀了你吗?”

“在下从未违背过骑士道,为何他们要杀我?”

雷狮简直想一拳锤死安迷修这个傻逼。

“那你去吧,死了之后可别怪老子没提醒过你。”雷狮说着,双手插在口袋里头也不回的从巷口走了出去。只留下独自思索的安迷修。

“三殿下。”没走多久,雷狮背后突兀的想起一个声音。

鬼天盟的主教——鬼狐正一脸笑意的站在他身后。

“现在就能追上我说明你的能力还不错。不过你认为只凭你一个人,就可以拦下我吗?”雷狮索性靠在一旁的路灯上,半眯着眼挑衅似得看着鬼狐。

“我又怎敢阻拦三殿下。”鬼狐把玩着手中的面具,笑意越发深邃,“三殿下大概还不知道吧,每位皇子18岁的成人礼当天,都会有一位骑士对其宣誓。认定其为一生追随的主人。”

鬼狐如愿以偿的看到雷狮用带着怒气的双眸瞪着他,他平静的继续开口道:“这十年来倒是看得出三殿下对那位小骑士非常上心呢。不过,失去了主人的骑士,不光是贵族,想必国王陛下也不会让他活的太久吧。”

“三皇子殿下,这局棋。看来您是要输了啊。”

鬼狐看着雷狮冲上前掐住自己,他不担心雷狮会杀了他。

因为雷狮现在的任何举动,都有可能使安迷修丧命。

一个月后,王城的圣教堂里。雷狮又见到那双绿色的眼睛,他突然觉得——

那双眼睛里似是碧色的海洋,装着世间的所有正直与英勇,亦能融化所有的黑暗和不公。

>>>

“三皇子殿下,这局棋。看来您是要输了啊。”

“鬼狐主教,有些话。可别说的太早啊。”

眼前的人迅速的掀开斗篷,连带着打翻了一局棋。鬼狐骤然瞳孔收缩,流炎已贴着他的脖颈。

眼前的骑士一双翠色的双眼看着他,挂着浅浅的笑意开口道:“教会妄图反叛的计划,殿下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知晓了。”

“鬼狐主教,有些话。可别说的太早啊。”雷狮靠在门框上说着,门外的教徒被骑士团武力镇压。

王车易位。

“为什么?”鬼狐不可置信的问着。之前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当中。“那种情况,没有任何领主会相信自己的骑士吧?”

“为什么?”雷狮走上前,揽过安迷修的肩膀道。

“这家伙可不仅仅是车,还是这盘棋里的王后啊。”

评论(10)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