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雷安】安迷修问雷狮为什么跳船那么熟练

 鬼魂雷x网络小说家安

 @千夜雪 的梗,设定在这里,写完发现和安哥的身份没有多大直接关系/撞死

逻辑混乱剧情混乱(应该是中途改结局引起的)我就是分段小公主啊/等等

OOC慎入

看上去是前世今生其实是平行世界

觉得全文只有一句话能看/躺平

>>>

     
安迷修的新公寓在小区高层的十七楼。
   
关上门之后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安迷修先是拍了几张照片发了微博。
    
安迷修是网络匿名写手的一员。凭借细腻的文笔和笔下的人物收获了不少的粉丝。
     
今天的安迷修依然在电脑前对着空白的文档一筹莫展。安迷修之前的连载,主人公的原型是直接拿自己当参照的。
     
多年来谨守师父教诲的骑士道的安迷修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妥,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故事该有什么样的背景。
     
坐在电脑前的他心烦意乱,揉了揉头发,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摸出了罐汽水。
      
喝下的第一口就喷出来了。
      
原因是他看到冰箱旁边倚着一身海盗装扮的人。安迷修是惊愕的,自己家里突然进了人,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啊。那人虽是海盗装束,看上去却莫名的俊俏。这一张脸若是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在现在的女生当中一定是颇受欢迎的。
         
“哟?终于看得到我了?”那人眯起一双好看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安迷修。
         
“不好意思,请问您在我家有什么事吗?”安迷修压下心里莫名想揍眼前人的火气,把汽水管罐放到桌上,礼貌的开口问道。
       
那人着实一点也不领情,拉开一边的椅子做了下去,翘着二郎腿开口道:“你家?老子可是在这住了十年了!”
    
安迷修对眼前人的语气感到不悦,开口说道:“先生,你......”刚开口,他就愣住了。坐在椅子上一幅大爷姿态的那个人,若细看上去,其实是半透明的。
     
“你不会是鬼吧?”安迷修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了跳。
     
“老子是你爸爸!”那海盗轻狂的开口。安迷修毫不客气的一拳打了上去。
      
拳头从那人身体中穿过的时候安迷修早有预料,然后慢慢的收回了手开口道:“鬼先生......”
       
海盗却是站了起来,然后一只手伸向安迷修的手臂。
       
他真的握住了安迷修的手臂。
     
然后那位海盗拽着安迷修的膀子来了一个过肩摔。安迷修躺在地上吃痛的揉着脑袋,下一刻他看到海盗倒着放大的脸。
       
海盗刮了刮鼻子,语气轻蔑的开口:“你记着了,老子想碰到你就能碰到你,所以你只有被老子打的份。”安迷修想开口反驳些什么,却被那海盗抓着一把头发硬生生的将脸扭了过去。
       
“你大爷我,叫雷狮。”雷狮看着安迷修一字一顿的说着。安迷修只觉得头皮生疼,挥手朝那人打去,扑了个空的瞬间头发被放开了。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人,一身海盗装束看上去约莫是十九世纪中期的样式。
      
“看你这装扮,死之前也肯定是个恶党。”安迷修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脑袋念叨者。想起自己还没自报家门,安迷修又说到:“我叫安迷修。”然后视线直往雷狮身上那奇装异服乱瞟,心不在焉的他也没看到雷狮怔住的表情。
    
雷狮有时会睡觉,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这一次就是半年。一觉醒来看到安迷修时他并没有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唯一的念头就是吓吓他,吓走了好让自己图个清净。
      
安迷修叫出那个称呼时雷狮只觉得莫名的熟悉,又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雷狮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
         
但若是死了两百年的鬼,通常不该是看破人世沧桑,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安迷修心想道,顺口问着:“那个恶党,你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啊?”
       
“问这干嘛?”
       
听着对方有些不悦的语气,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可能揭了人家的伤疤。想说些什么补救又不知道能讲什么,沉默了一下只得开口道——
     
“我想把你的经历写下来。”
    
雷狮听着安迷修的回答有些惊讶。自家突然多出来个鬼,不说害怕,这人连惊讶都没有,甚至还和雷狮交流了起来。
     
雷狮不知道的是安迷修在买下房子的时候就知道闹鬼的事,一是因为想来寻找新连载的灵感,二是因为安迷修相信科学。
    
不其实根本原因是安迷修受不了凯莉每天在他耳边给他推荐这新家的地址。
    
凯莉是专门负责安迷修的网站编辑。
     
有一次安迷修无意间提起自己要找房子,凯莉立刻把这高层公寓推荐给他。
      
美其名曰——特殊房型有益促进灵感。
     
安迷修一开始没把凯莉的话放在心上,但后来凯莉每次都和他提起。安迷修甘拜下风,搬进了这间十七层的闹鬼公寓。
      
“真有鬼的话我会记得和它一起自拍发给你的!”安迷修在电话里和凯莉开玩笑道。
      
进来一周,安迷修都和谐友爱的度过了。
      
于是第八天雷狮就醒来了。
       
       
雷狮迟迟没有回应,安迷修索性也就不管他,重新坐回电脑前面。
       
“我不记得。”
       
“什么?”安迷修愣了一下,才发现雷狮是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老子醒过来就在这屋子里,”雷狮坐在沙发上语气不屑的说着,“除了这破玩意儿啥也没有。”
        
安迷修转过视线,看见雷狮手上攥着一条领带。
       
“领带?这东西对你有什么重要意义吗?”
        
“我怎么知道?不过这玩意貌似是个傻逼留给我的。是谁来着?”雷狮按了按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啧,想不起来了。”
       
“那你可要好好收着呀。”安迷修开口道,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那一定是个对你非常重要的人吧。”
       
雷狮皱了皱眉,他觉得该是认识安迷修的。虽然雷狮现在已经有充足的欲望想揍面前这个傻笑的白痴了。但是潜意识里总觉得这家伙应该比现在的模样更欠揍一些。
      
“那种事白痴都知道吧?”雷狮看着手里的领带说,“你呢,你这个白痴是做什么的啊?”
         
恶党是傻逼,恶党是傻逼。不能骂人,不能骂人。骑士道骑士道骑士道……
        
安迷修在心里一边一边的说着,然后僵硬的笑着开口回答:“我是现代网络上的小说家。恩……你可能不太明白网络是什么东西。简而言之我就是在,恩,在一个很神奇的铁疙瘩里写文章!”
     
然后安迷修看到了雷狮看傻逼一般的眼神。
      
“我觉得应该不是你低估了我的智商,老子可能高估了你这傻逼。”雷狮如是说到。
        
安迷修捏扁了手里的汽水瓶。
      
>>>

       
经过半个月的相处,安迷修已经习惯了雷狮的存在。
       
一个随心所欲的鬼。
        
安迷修这样评价到。雷狮可以在现行和虚无中切换自如,现在的状况,看上去没有什么能束缚住这位海盗船长。有一次安迷修问起雷狮能不能出门,雷狮的回答也挺出乎意料的。
      
“老子想出去就出去,鬼怕阳光什么都是你们那些狗屁小说里面编出来的。”
        
“那你为什么不出去找有关这条领带的消息呢?”
        
安迷修看见雷狮顿了一下。
       
“外面太乱,没有这里安静。”
        
安迷修觉得雷狮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却不知十年前雷狮来到这里时曾有人对他说过——
        
“你要等的人一定会找到你,他从不食言。”
       
>>>
      
“我回来了!”
      
安迷修打开门的时候,雷狮横卧在沙发上,手里还把玩着那条领带。安迷修叹息的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换鞋。
       
“你不出去的话又怎么能找到领带的主人呢?就算它的主人已经死了,那也会转……”
       
安迷修低着头说着。他抬起头时,看到雷狮举着领带似乎在他身上比划着。然后瞳孔骤的一缩,“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怎么了?”
“没什么。”
安迷修看着他的举动不解的问道,雷狮却怔怔的摇了摇头,又坐回沙发上。安迷修没再说什么,拎着菜进了厨房。
         
大多数时间里这两人是沉默无言的。安迷修因为工作环境喜欢安静,久无人伴的雷狮也恼于喧嚣。
        
安迷修在家里四处忙活,有时也会注意一下已经坐在沙发上几乎一动不动几小时的雷狮。
      
“喂 恶党?你傻了吗?”安迷修伸出左手在雷狮眼前晃了晃。
       
雷狮一把抓住安迷修的小臂,这一下把安迷修倒是吓出了一个激灵。他转过头看着安迷修沉沉的开口:“我想起来了。”
       
安迷修愣了愣没反应过来,然后开口道:“那是好事啊!你记得领带的主人是谁了吗?”
          
“记得,不过他的名字和长相我记不清了。”雷狮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叹息。
       
“你想要怎么写我的故事?”雷狮突然开口问道。
         
“恩……大概是在你人生的原有基础上添加或删减一些剧情吧,然后把我的原创角色加进去。”
         
“原创角色?”
      
“是一个谨守骑士道的少年啦,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改动很大的。”
       
安迷修感觉雷狮握着自己小臂的手攥紧了几分。
      
“那你就不用搞那么多屁事了。”
       
“什么?”
        
“我认识一条人鱼,他和你一样蠢。”
       
>>>
        
很久之前人类所有的文献和传说当中,人鱼皆被称为“诅咒之物”的可怕存在。女性人鱼会用优美的歌声迷惑海上的船员,而男性人鱼则会攻击船身,以致于杀死人类。久而久之,人类开始畏惧人鱼活动的海域。
       
我们的故事,要从第一艘在沉寂了百年之后,驶进人鱼海域的海盗船开始说起。
  
  
   
海盗船航行在海面上,有人正举着望远镜向远处的海域眺望。
   
不论人鱼在文献的记载中多么危险与邪恶,也阻止不了雷大爷的张狂和好气。这一次出航,他便是来抓人鱼的。
    
突然间,船头那人便像是看到了什么奇珍异宝般。他放下望远镜朝仓内招手,喊着:“老大!快来!我好像看到人鱼了!”
    
“佩利,在这之前你已经三次看错了。这次要再不是,老子就打爆你的狗头。”雷狮气定神闲的从内仓走出,到船边接过佩利手上的望远镜,向远方看去。
      
那条人鱼在阳光下笑得灿烂。
      

“怕洛斯,左满舵!佩利,卡米尔,放网!”雷狮的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他高声道,“我们要准备捞人鱼了。”

      

 >>>

       
“恶党你真不是人。”安迷修打断道。
       
雷狮随即从回忆里拔出来,一脸蒙逼的看着他:“老子怎么就不是人了?”
        
“人家过的好好的你就要去抓别人,这太不人道了!”
      
“人道?老子奉行的是你雷大爷主义!”雷狮翘起腿一脸嘲讽的看着安迷修说,“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懂不?”
      
雷狮听见安迷修念叨一了一句“和恶党真是无法交流。”,便要继续讲下去。还没开口就被安迷修打断了。
      
“哎恶党,那条人鱼叫什么啊?”
       
他不问还好,一问起来雷狮只觉得心里莫名的烦躁。“不是都说过老子不记得了吗?”雷狮厉声说出这句话,安迷修却似乎没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自顾自的说道:“那条人鱼就是送你领带的人啊?可是不知道名字的话要怎么写呢……”
       
看着安迷修一脸傻样的思索,雷狮顿时无气可撒了。他盯着安迷修看了一会,开口问道:“你原先预订的那个主角名字叫什么?”
      
“其实本来还没想好的,不过现在想好了,叫安蕾。”安迷修笑眼弯弯的看着雷狮道。
     
“这什么名字和女孩子似的。”雷狮嘀咕道,“你就拿这个名字当那傻逼人鱼的……安迷修我操你妈。”
        
雷狮正说着,突然间反应过来了什么,张口骂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恶党你才反应过来吗,”安迷修捂着肚子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拿我就那这名字……卧槽恶党你别过来!”
       
雷狮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上去杀气腾腾的朝他走来。索性安迷修就算再不济,军训时候学的那点东西还是记得的,加之上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班。
        
安迷修熟练的接住了雷狮挥过来的拳头,在对方还没来得及变回虚无状态的时候一套打了上去。
       
雷狮回过神来已经被安迷修按在地上了。
      
下一刻雷狮转变成虚无的状态,表情诡异的看着安迷修道:“安迷修,你胆儿肥了啊。给老子等着。”
      
安迷修只觉得背脊一寒。

>>>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准时在七点醒了过来。
       
昨天雷狮生气回到客房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了,安迷修一时间也摸不准他打的什么算盘。
      
以致于早上睁眼看到雷狮的时候,他还挠了挠脑袋问雷狮在自己床上做什么。
       
下一刻当他看到雷狮手上的记号笔时,安迷修了然了。
       
安迷修瞬间清醒的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惨不忍睹的手臂和小腿,冲进浴室的瞬间破口大骂:“妈的雷狮你神经病还是三岁小孩啊?!”
         
安迷修洗了多久,雷狮就差不多笑了多久。直到安迷修走出浴室时才差不多敛了笑意。
      
“你们这些破骑士道就那么喜欢管别人叫恶党吗?”雷狮心想着,瞬口便问了出来。
    
“你难道不是恶党吗?还有我们是指什么?”
      
“那条白痴人鱼,我记得他也是整天这样叫我。”雷狮靠在沙发上,眼神迷离,看上去是在回忆。
      
“那只能证明那位人鱼先生同在下有着一样对你这恶党深恶痛绝的心理。”安迷修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俩白痴的程度差不多,我明白的。”
      
强压下暴揍面前人一顿的心态,安迷修只得转移话题开口道:“恶党,你都不换衣服的吗?”
        
“你想看到一件衣服在空中飘吗?”
     
安迷修噤了声。
      
似乎是两人之间的气氛太尴尬,过了一会,安迷修斟酌了一下开口:“恶党,我们出去吧。”
     
雷狮的视线投了过来,安迷修莫名的觉得有些不自在,他接着说:“你看你这么久都呆着这里,也挺……无聊的吧。外面其实挺好的,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吧。”
      
“然后让你在大街上和一团空气开口被当成神经病?”雷狮幽幽的开口道。
     
安迷修似乎被呛了一下:“在路上的时候可以听你给我讲你生前的事啊,只要我不说话就不会有多大问题的……其他人应该看不见你吧?”安迷修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最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看不见,老子在这呆了十年了。别人都只能看见我移动本来就放在这里的事物,只有你看得见我。”
     
“那就好,”安迷修似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开口道,“那我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去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只留下雷狮还悬在空中的手。
      
傻逼,我还没同意呢。雷狮感觉有点心累。
     

 >>>
    
安迷修觉得出来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雷狮已经第二十遍骂他傻逼了,但是安迷修因为是在大街上所以无法反击他。
      
恶党是傻逼,恶党是傻逼。等我回去就搞死他,等我回去就搞死他……在家的时候傻逼恶党也没这么吵啊!
     
安迷修在心里不停的念叨着,耳朵却依然承受着雷狮的音波攻击。
    
在大街上不知逛了多久,雷狮也算是爽够了,音波攻击停了下来。安迷修叹了口气,解放似的揉了揉耳朵。
     
“恶党,你觉不觉得那个头巾挺适合你的?”安迷修看着地摊上印着一颗星星的头巾,鬼使神差的小声开口问道。
     
“哈?”雷狮闻言凑近看了看,“哟,没想到你这白痴骑士道还有眼光那么好的时候。”
     
但当安迷修掏钱买下的时候,雷狮无奈的开口:“你买它做什么,我又戴不了。”
     
安迷修将头巾整齐的叠好放在手上,不顾店主怪异的表情说着:“我自己留着做纪念。”
    
看着头巾,安迷修莫名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于是他便一直盯着手里的头巾想事情,一想便是一路。
    
不仅没听雷狮说话,就连汽车鸣笛声都忽略了。
    
安迷修反应过来时只觉得一股力量将自己向后一带,他便后退两步跌坐在地。
    
堪堪避过面前飞驰而去的汽车。
      
安迷修拍拍裤子从地上直起身子,看着面前依然半透明的雷狮,郑重的说了句“谢谢。”
      
“用不着你谢我!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雷狮说到,手朝着一个巷口指过去,“看到那绿衣服小孩儿没,就那绿色鸭舌帽红色围巾的。”
      
“他最爱吃蓝莓夹心的蛋糕,你去隔壁店里买个哄哄他。然后告诉他——自己站起来。”雷狮抱臂站在一旁,对安迷修嘱咐到。
      
孩子拒绝了安迷修伸出的手,自己站了起来,神色警惕的说道:“我并不认识你。”
     
“我只是想要帮助你。”安迷修有些慌张,尽管他知道这孩子的警惕是正确的。
   
“没有人有义务去无偿的帮助别人。”
    
“但是在下的师父教诲在下要履行骑士道!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别人。”安迷修思考了一会,搬出了一个让自己十分满意的答案。
     
那孩子似乎也放下了一些戒备,虽然安迷修并不知道他是认为自己太傻了。
    
“你和我堂哥很像。”临走之时卡米尔看着安迷修说道。而后顿了一下,他似乎感觉这比较并不恰当,补充到:“你们看上去都是挺执着的人。”
     
“那你堂哥呢?”
    
“他几年前就出国去了。”
     
    
    
送走了卡米尔,安迷修站在无人的巷子里和雷狮说话。
    
“你为什么要我帮卡米尔?”
    
“他和我一个故人长的很像。”雷狮靠在巷口,应是再看着卡米尔逐渐远去的背影。
     
>>>
    
“后来呢?”回到家的安迷修把包往沙发上一甩,扭头问着雷狮接下来的故事。
   
    
    
人鱼被捞上来的时候还不停的在网中扑棱着,一双绿色的眸子满是怒火的看着一脸笑意的雷狮。
   
“你这恶党!快放了在下!”人鱼扯着渔网吼道。
    
雷狮却不以为意的扯过人鱼的头发,看着那双眼睛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鱼啊。”
   
正常人鱼都会有点害怕?
  
哦可能这一条并不算,所以雷狮的腹部立刻中了一拳。
   
雷狮捂着肚子退了两步,拦下了一旁嚷嚷着要揍扁这条人鱼的佩利,重新打量起人鱼来。
    
人鱼在捶了刚才那一拳之后就蔫了下去,嘴巴一张一合的,嘟囔着什么雷狮听不清楚。
   
“大哥,我认为人鱼应该不能长时间离开水。”一旁的卡米尔拽了拽围巾。
   
最后人鱼被扔进了一个装着水的木桶里。
   
显然一个小木桶与这条人鱼的体型并不相符,他只得伸出一段鱼尾耷拉在木桶外。
   
第一天的时候人鱼十分嚣张。
   
他一边嚷嚷着:“我的族人一定会来救我的,然后你们这些恶党就都会葬身大海!”一边神采奕奕的透过房间的窗户看着大海。
   
第二天的时候人鱼十分执着。
   
他甚至尝试着移动木桶到房间外,不过他失败了。
   
雷狮发现他木桶被打翻,整条鱼都奄奄一息。
   
于是他被换到一个更大的木桶里。
   
“你要是再想死的打翻这个木桶,我就让你自生自灭。”雷狮扯过他的领子,对人鱼说道。
   
第三天的时候人鱼有些安静。
  
人鱼安静的呆在那个木桶里,怔怔的望着海洋。
   
雷狮担心昨天的事,放心不下的一天来看了好多次。
   
人鱼一点反应也没有。
   
应当是还在怨恨着我。雷狮没有深想,转身离开了房间。
   
第四天的时候人鱼有些丧气。
  
“你怎么了?”雷狮发现他的不对劲,问道。
  
“我回不去了。”
    
本该是好事,但雷狮总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憋闷,于是他问道:“为什么?”
  
“我们族里有规定,和人类深交甚深的人鱼会被处死。”人鱼埋着头,闷闷的开口。
   
后来的几天雷狮会带着几瓶酒来人鱼的房间,虽然人鱼看上去并不喜欢酒的味道。
   
雷狮就和人鱼聊一些琐碎的事,比如人鱼的师父教导他遵循骑士道,又或者是雷狮成为海盗前做的一些事情。
  
喝完的一些酒瓶子就堆放在房间的角落里,人鱼也丝毫不介意。
  
后来……
后来怎么了?
  
雷狮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他又想不起来了。
    

 >>>
    
“恶党啊,你的世界真的是这里吗?”安迷修听着,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意思?”雷狮不解的看向他。
    
“这个世界的历史中可从没有出现过人鱼,都是在童话里才有。”安迷修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风景集说着。
   
雷狮沉默了一下,开口道:“谁知道呢。”
   
安迷修不知怎的,心里冒出一种痒痒的感觉。他看着雷狮的侧脸有些发愣,回过神来时低下头无奈的笑了笑。
    
    
    
“恶党!你想去看海吗?”安迷修忽然问道。
   
“什么?”
   
“你生前不是海盗吗,我觉得你看到海说不定能想起来什么别的事。”安迷修说着,举起手中的风景集,那一页上正好是一片蔚蓝的浩瀚海洋。
    
“你真的觉得那样有用?算了,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老子管不着你。”瞥了眼安迷修手上的风景集,雷狮便双手背在脑后靠在沙发上。
    
   
      
一人一鬼坐了半天的飞机,从天朝的东北飞到了南方。
   
安迷修几步跑上沙滩,转身喊着雷狮。
   
雷狮从不觉得自己看到海就能想起什么,大概是因为十年前他曾经试过?不过雷狮还是挺想看安迷修犯傻的样子,自然也没有拒绝他。
    
这个世界净他妈扯淡。雷狮看着安迷修向他招手的时候,记忆如潮水涌进脑海。
   
就像那条领带和那双眸子交接的时候。
    
安迷修站在那里对着他笑,一双翠色的眸子和两百年前雷狮记忆中的人鱼相差无几,身后同样是一望无际的碧蓝海洋。
    
“安迷修。”
   
“恩?”
    
“你想知道那个故事的结局吗?”
     
>>>
    
“雷狮,雷狮!”终于有一天,房间里的人鱼突然大声的喊着。语气是雷狮从没在他身上听过的急躁。
    
“怎么了?”雷狮几乎是同时推开了房间的门。
   
“我的同族来找我了,你快放我回去,不然会死的!”人鱼从水中爬起来,扯着雷狮的袖子说着。
   
雷狮皱了皱眉,反手捉住他的手,语气不悦的说着:“记得你之前和我说过与人类接触过多的人鱼是会被处死的吧,你现在回去?”海盗的眼中烧着怒火,他另一手扯起人鱼的领带,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就那么想去送死?”
    
“那你想做什么?”人鱼看着雷狮,眼里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如果我继续留在船上的话不止我一个!难道你要卡米尔他们也一起去死吗?”
    
雷狮顿了一下,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他拽着人鱼的领子把他扔回水桶里,甩上房门的时候不忘说了一句:“那些事你雷大爷我自会想办法,你就在这里等着好好跟我会岸上去就行了!”
    
听上去十分理想。
   
海里的人鱼已经在用珊瑚做的三叉戟戳着船底部的木板,雷狮心里开始发难。就连卡米尔也没什么办法了。
  
海盗船长烦躁的揉着头上的帽子。然后他看到了,下层的一个窗口被飞出的酒瓶子砸破,人鱼几乎在同一刻撑住窗沿越出海盗船。
   
“安迷修!”雷狮吼道。
   
他迅速的捡起地上的粗麻绳,在自己身上绕了一圈打了个死结之后把另一段丢给了佩利。
   
然后雷狮一跃而下。
   
快到佩利差点没抓住绳子,他按着卡米尔的指示将绳子系在桅杆柱上,才匆匆跑到船边去查看老大的情况。
   
安迷修没有想到雷狮跳的那么果断。
   
几乎是在空中就被抓住了手腕。雷狮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手劲很大,抓得他生疼。手腕被扭到一个奇怪的角度,雷狮刚好看得到刚才他撑住窗沿跳出来的时候,手心被玻璃渣划出的道道血痕。
   
“安迷修,你就那么急着去送死?”雷狮说着,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重几分。安迷修觉得自己的手腕快要断了。
   
“还有别的选择吗?不这样的话,我们都会死在这里。”安迷修说着,另一手解下自己的领带递给雷狮,“拿着这个,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安迷修从不食言。
    
递过领带的那一刻,安迷修用鱼尾撑着船壁猛地用力,挣开了雷狮钳着自己的手。
  
听见“咯嗒”一声。安迷修坠入海洋的前一刻还在想自己的左手腕大概是彻底脱臼了。
   
雷狮好像还在喊自己的名字。
  
不,那不重要了。
  
>>>
  
言罢之时雷狮看着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眼神,有些无奈或是自嘲的笑了笑,径直向着大海走去。
  
只可惜他看不见安迷修内心的颤抖。
  
“雷狮……那条人鱼,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只觉得自己开口都有几分颤抖。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雷狮由半透明化为实体,走过安迷修的身边,向着大海走去。
   
雷狮走进海水里,直到海水淹没了小腿才转过身来,一双紫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安迷修,背后是只剩下一点的夕阳。
   
星辰散落在海盗肩上,骑士眼里有整片海洋。
   
安迷修看着雷狮,此刻他听不见海浪拍打礁石,也觉察不到海风阵阵拂过椰树林。
  
他怔怔的看着雷狮,仿佛世界中只能有他的声音。
  
“那条人鱼啊……他叫——”
  
安、迷、修。
  
雷狮一字一顿的说着,话语落下的瞬间,一阵海浪伴随着雷狮的话语而掀起,一个浪头打过去,原本站在海里的人好似不存在一般。
   
转眼便消失了。
   
安迷修跌坐在身后金色的沙滩上。潮水时涨时落,拍打着他的脚踝,也洗刷掉沙滩上的脚印。
   
安迷修的手往脚边放了放,摸到了什么。他从海水里捞起那样东西。从前雷狮拿在手里的时候,安迷修一直都没有仔细看过。
  
那是一条染血的领带。
  

——TBC——

后续看心情系列,不过应该会有。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30)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