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岸

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百日雷安-Day30】今天安迷修逃婚了吗?

    
魔改猫的报恩pa  说实话剧情和pa好像没多大关系

文笔垃圾 剧情烂俗 排版混乱

上一棒 @超速鱼 

全文一万加!!!!我无敌了dbsjdhdkjAHS(猝死)
  
安哥因为设定和剧情武力值骤降注意!

应该可以勉强当京霍的生贺,不方便就在这里意念艾特吧。

————————————————————

  今天安迷修逃婚了吗?
    
    
  逃了。
    
    
  此刻他正走在雷王国城区的小巷子里。不得不说,他这几天的经历就像拍偶像剧一样变化多端,至少他自己的世界观已经彻底翻了个了。
    
  
  三天前的一个平凡无奇的夜晚,安迷修像往常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救了一只摔断腿的猫(他也奇怪这世上怎么会有猫蠢到摔断腿)。那只猫看了看他,然后拄着受伤的爪子一瘸一拐的走了。
    
    
  隔天,安迷修在楼下看到了一条浩浩荡荡,由猫组成的迎亲队伍。
    
    
  原来他救下的猫是雷王国的太子。而按照雷王国的祖训,被人类救下的猫族子民,必须报答人类,而且这报答的方式还鸡肋到让人心酸——那就是以身相许。
   
    
  说实话,到了雷王国的领地后,这些猫族就不再是猫的样子。他们除了有着一对猫尾和猫尾,几乎与人没什么差别。
    
    
  安迷修曾经向那群王族明示暗示了他是个男子汉大丈夫,是不可以……呃,嫁给他们的太子的。不过对方对于性别好像没有那么多要求,全程无视了他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好吧,安迷修要是知道他们族摔残了也可以毫发无损的话,三天前绝对不会去碰那只猫一根汗毛。
    
    
  此刻他正走在雷王国城区的小巷子里,感叹人生无常和在这偌大的城里顺理成章的迷路。
    
    
  皇室那边应该已经发现了,侍卫出动的很快,甚至直接像通缉犯人一样把他的画像贴在了布告栏上。安迷修往大路上瞅了一眼,悻悻的把身子缩回巷子里。他现在不论迷路,怎么顺着主干道出城都是个大问题。
    
    
  他只要一走到大路上,准会被抓个现行。正想着,安迷修在巷子里转身撞上一个人。
    
    
  那人比他稍高一些,冷不防被撞了一下,正挑着眉头看着他。青年的猫耳下面绑着一条白色的头巾,还印着个星星。安迷修发自内心觉得那个头巾挺丑的。
    
    
  但是现在可不是给他打量人的时候,安迷修立刻埋下头去,一边希望着对方没有认出自己,一边闷声说了一句:“抱歉。”他过身子,想从男子旁走过去,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是对方并不想让他如愿,安迷修只觉得自己的手臂被那人扯住了。他抬起头,青年的脸上挂着半笑不笑的表情。想用力挣开时,安迷修只觉得抓住自己的力道又大了几分。
    
    
  “你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太子妃殿下?”
    
    
  安迷修瞬间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被人认出来,下一刻他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是他一个人类世界五好青年,没学过泰拳也没练过柔道,拿什么和雷王国这些几乎是武力至上的人比?不出三回合他便被眼前的人反扣在了墙上。脸颊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安迷修只觉得自己的逃婚之路凉了一大半。
    
    
  “放开我!”他喊道,不甘心的用脚去踹那人的小腿。他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刚才在心里说这人头巾丑的报复,不然这家伙干什么这么难为他。青年丝毫不在乎这点不痛不痒的攻击,他吹了个口哨:“想的美。”巷子口有侍卫循声而来,安迷修心道完了,别过头去没看身后的人。
    
    
  如果他回头的话,就会看到男子对着一众发傻的侍卫,把闲着的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放到嘴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就是你们要找的太子妃。”他垂下手,扯过安迷修往侍卫那边就是一推。
    
    
  他自知此刻再不可能逃得掉,只得转头狠狠的瞪了一样青年。
    
    
-
    
    
  安迷修被一把推进原先的王妃寝室,这一回甚至被下了“禁足令”,国王勒令他这个未过门的“新娘子”不许走出房门一步。
    
    
  安迷修看着王宫房门外和王宫里比平时多了一倍的守卫,只觉得头都要大了。安迷修是真心实意的不想做这个破太子妃,但是多亏了那个戴头巾的白痴,他现在插上翅膀也难飞出去了。
    
    
  五好骑士安迷修,今天破天荒的,背地里骂了一次人。
    
   
  他就这样在房间里呆到了大半夜,好几次开门看了看,门口的守卫都是兢兢业业,压根不敢睡,只死死盯着他。安迷修觉得他大婚将至,憋屈的往床上一靠,直接闷头睡到了后半夜。
    
    
  “喂,你醒醒。”
     
    
  朦胧中他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一个翻身,白天那个“不共戴天”的仇家的脸就出现了在他眼前。安迷修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直接清醒了。那人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下,猫耳一抖,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他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了?”青年看上去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安迷修摆了摆手,他觉得以王宫现在的守卫数量,绝对不可能让一个外人来去自如:“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进来的?”
    
   
  青年抬起下巴指了指窗户,安迷修仍然无法相信。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回安迷修似乎问道点子上了,他看着男人拉开一边的椅子,顺理成章的坐了上去:“雷王国三皇子,不过其实那个不重要。雷狮。”
    
    
  安迷修听着雷狮的自我介绍,又想到白天的境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背过身去,没好气的说:“那么三殿下,请问你这么晚跑到在下这里来,有何贵干?”
    
    
  “我可以帮你逃出去。”
    
    
  “那你把我送回来做什么?闲得无聊?”安迷修显然对雷狮的话并不买账,雷狮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对他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
    
    
  雷狮哼了一声,又骂了他句白痴,才接着说道:“你那个时候全城都在戒严,老子出宫都费好大的劲,你还想怎么找?我给你插个翅膀从城墙上飞过去吗?”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帮我?”安迷修转过头,一脸狐疑的看着雷狮。
    
    
  “你可以理解为夺权战争,我就是不想让太子那家伙势力更巩固。”雷狮一双眼睛盯着他,黑夜里仿佛紫水晶在发亮,“怎么样?我不觉得你会想要在这破王宫里呆一辈子。”
    
    
  雷狮说对了,安迷修的确不想,甚至多一秒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逃出去?”他问道。
    
    
  “最近的守卫肯定都很森严,只有等到你大婚那天,那时候这群废物肯定会松懈的。”雷狮站起来,边走边说道。待说完,已经走到了窗边,他往外张望了一下:“天色不早了,具体的细节我会找机会和你细说。”
    
    
  “晚安。”他回过头对着安迷修眨巴着眼笑了一下,然后翻身跳下窗户。
    
    
  安迷修连忙跑到窗边,可是往下一望,除了巡逻的卫兵哪还有雷狮的影子?
    
    
  “嘿,你是在担心我吗?”头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雷狮正蹲在窗沿上。夜色漆黑如墨,就像天然的屏障。从下往上看,除非很近,否则绝不会有人发现他。
    
    
  “我只是看看你死了没有,希望你不要也摔断腿。”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用力的关紧了窗户。
    
    
-
    
    

  再醒来已经是翌日上午,整个上午安迷修依然被禁足在房间里,门口也只有送饭的侍女出入过。他觉得自己快要憋死了,再倒霉也不过突然间被逼婚这份天降横祸了吧。
    
    
  他记不清自己盯着天花板多久的时候,雷狮直接从窗户闯了进来。
    
    
  “睡得怎么样?”雷狮笑着说道,安迷修清楚他不过假惺惺的寒暄。
    
    
  “不怎么样。你的计划是什么?”
    
  “这么急?我其实觉得这破地方还不错,不愁吃不愁穿。只不过要是嫁给太子,我估计你的性生活质量不会很好。”
    
    
  安迷修怒瞪了他一眼,雷狮摆出双手投降的姿势。
    
    
  “好吧。其实也很简单,等到你大婚那天,我想办法在那个教堂顶上安个炸弹,那边可都是贪污腐败的贵族,一个个贪生怕死的。真的炸了,谁还会去管你这新娘子?”雷狮耸了耸肩膀,一边说着还比了个爆炸的手势。
    
   
  先不要说计划的可行程度,单就这简陋的几句话,让他对雷狮不抱太大希望:“爆炸会有人受伤吗?我从教堂出去之后又怎么走?”
    
    
  雷狮异样的眼光的看着他,说道:“等出了教堂之后会有人给你引路,你跟着他走就行了。”直接无视了前一个问题。
    
    
  “爆炸会有人受伤吗?”安迷修又问了一遍。
    
    
  “你到底想不想跑?这是你管的事吗?你是圣人还是救世主,为什么非要去管这些无聊的事?”雷狮不耐烦的吼道,似乎一点也不怕外面的守卫听见,但雷狮吼完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说这些。
    
    
  安迷修沉默了一下,而后依然固执的开口问道:“爆炸会有人受伤吗?”
    
    
  “会!”雷狮气死了,他毫不避讳的承认了这一点,“但是一个都死不掉,也他妈不会重伤!圣人大人,你满意了吗?”他该是真的被安迷修的态度气疯了,脏话都脱口而出。
    
    
  雷狮在这雷王宫里活了十八年,从没遇见过安迷修这样的傻子。而安迷修心里有着从小固守的那一套骑士道,这一点,雷狮不需要也没必要知道。
    
    
  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好一会,还是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
    
    
  “王妃殿下,我可以进来吗?”侍女的声音穿过厚实的门板。
    
    
  “等,等一下!”安迷修一时间慌了神,手忙脚乱的把雷狮往一人高的衣柜里推。他完全忘了雷狮可以蹲在窗沿上的事实。
    
    
  “喂,你干什么!”
    
  “哪那么多废话,进去!”
    
    
  安迷修急匆匆的关紧衣柜门的时候,侍女已经推门进来了。他把身体按在衣柜上,努力不让里面的人冲出来。雷狮还在里面拍了两下衣柜门,安迷修立刻踹了门板一脚。
    
    
  “怎么了?衣柜里有什么东西吗,王妃殿下?”侍女推着餐车,她是来送午饭的。
    
    
  “没,什么也没有。放下就好,麻烦您了。”安迷修笑着回答到。天杀的雷狮力气怎么那么大,他快要按不住了。
    
    
  侍女听话的放下食盒,退了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刻,雷狮终于用暴力把衣柜门板掀了开来,连带着安迷修都被甩了不远。衣柜差不多是宣告报废了,安迷修只希望不会有人把账算在他头上。
    
    
  “你到底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
     
    
  “我们又不是什么偷情,你那么怕干什么?”雷狮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眸子里满是不屑。
    
    
  安迷修扯了扯嘴角,把地上另外半边报废的衣柜门踢得远了一些:“我可不希望明天整个城堡的八卦都是:‘太子妃和三殿下共处一室’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什么不好,说不定老头子突然说要讲究两情相悦,把你嫁给我了呢。”
    
    
  “那要更糟,谢谢。”
    
    
  雷狮突然不说话了,安迷修奇怪的抬起头来看着他,后者却是一脸的惊讶,安迷修问道:“你怎么了?”
    
    
  雷狮指着他的脑袋说道:“你长猫耳了。”
    
    
  安迷修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毕竟这地方猫都可以成精,安迷修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他顺着自己的头发摸上去,果不其然摸到了一对耳朵,还在他自己的手心里动了动。
    
    
  “这,我,怎么会?”他震惊的语无伦次了,只好望向雷狮,希望能寻得答案。
    
    
  雷狮看得出他的惊慌,慢慢的解释道:“如果产生了想要留在这里的念头就会长出猫的特征,像是猫耳或者猫尾。彻底变成猫族的话……”
    
    
  “就怎样!”安迷修受不了雷狮的脾气,这种时候还能卖关子,他都快要急疯了。
    
    
  雷狮也敛了笑容,严肃的盯着他说:“就回不去了。”
    
     
  话音刚落,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声音,类似一种尖锐的鸟叫声。一时间两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过去,安迷修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雷狮却皱着眉直接往外走。
    
    
  “等等?”安迷修不确定的出声叫住了他。
    
     
  “是卡米尔……”雷狮丢下半句话云里雾里的话,直接甩上了门。
    
    
  安迷修发誓在雷狮出门后他还听到路过侍女的一声惊呼,看来明天的八卦一定又少不了他的名字了。
   
    
  他无奈的揉了揉自己头发上面的耳朵,又重新靠回床上。卡米尔这个名字他知道是谁,是今早从侍女哪里得知的。包括雷狮之前的一些“伟大”事迹,还有和太子明里暗里的争斗。安迷修还是很想见见卡米尔的,毕竟这个孩子曾经面对过贵族的欺凌。
    
    
  一个完全不适合呆在雷王宫的人,安迷修毫不怀疑,只要有机会,雷狮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卡米尔送出去。
    
    
  在得知雷狮曾经救过卡米尔之后,这个轻佻不正经的三殿下在他心里的地位,稍微上升了那么一点点吧。至少现在看起来雷狮也算不上是个不怀好意的人,安迷修这样想着。
   
   
-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又或者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几天来安迷修都没有听到关于太子和雷狮的风声,后者也再没来找过他。
    
    
  日子很快到了婚礼这一天。安迷修惴惴不安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不知道雷狮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但是现在绝对是他人生中的重大危机了。
    
    
  不顾自己的强烈反对,还是被套上了婚纱,安迷修真的很想把雷王国祖训的颁布者的脑壳子掰开来看看。他一个七尺男儿,现在不仅要“嫁”给一只成精的猫,还要穿裙子。他只得庆幸这地方没有熟人,不然的话,脸都丢光了。
    
    
  “噗嗤。”安迷修正对着镜子里窘迫的自己,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欠打的笑声。雷狮正靠在门框上欣赏这他的窘态。
    
    
  “笑什么,你还记得有我这个人啊?”安迷修没好气的说着,这身装扮被雷狮看到也是在所难免的事,里婚礼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他只希望能快些溜之大吉才好。
    
   
  “我觉得你这样还挺好看的……哈哈哈哈哈。”雷狮假装认真的说道,下一刻毫不在乎的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安迷修只觉得无话可说,他静静的等雷狮笑完,然后雷狮才说道:“现在就走。”
    
    
  “什么?”安迷修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现在的守卫足够松散了,不然你还想等婚礼开始吗?”
    
    
  雷狮说的确实不错,现在的走廊上几乎没有什么守卫了,就算溜出去,等他们反应过来也要一定的时间。安迷修马上就可以逃回人类世界去了,一想到这,他的心里居然有些失落。
    
    
  “你不一起走吗?”他抿了一下嘴,还是决定开口问道。他们见过仅仅几面,但是安迷修足以看得出雷狮并不喜欢这个拘束着他的囚笼宫殿。
    
    
  雷狮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想到安迷修会问起这个。但很快重回答道:“我?我还没在这儿待够呢,当然要等本大爷爽够了再走。”
    
    
  安迷修看着雷狮,他知道他在说谎。原因是什么安迷修并不知道,但他知道这是属于雷狮自己的选择。
    
    
  “那我走了,借过。”安迷修说着,又像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想从雷狮的身侧挤过去。他当然还记得自己还穿着婚纱,不过这玩意一件裹着一件的,他可没有时间再去慢慢的脱了。
    
    
  结果这一次雷狮又拉着了他的手臂。“等一等。”他这么说道,另一只手在衣兜里掏来掏去,然后摸出了一个小盒子。安迷修一眼就看出这小盒子是装戒指用的,他不解的问道:“你做什么?”
    
    
  雷狮单手翻开盒盖,直接把戒指递到安迷修面前:“反正你都要走了,从这边顺样东西留作纪念也没什么问题吧。”
    
    
  安迷修犹豫的伸出手,结果直接被雷狮扯过去强行带上了戒指,还是无名指。
    
    
  “喂,你……”
    
    
  雷狮似乎看出来他想抱怨什么,满不在乎的说:“手指错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戴上不就行了。这边,跟我来。”

  身后的教堂发出巨响,两个人各怀心思,都没闲情去回头看。

   
    
-
   
    
  雷狮把安迷修带过来后叮嘱了几句便转身走掉了,只留下安迷修和面前的人沉默对视。
    
   
  “你就是王妃殿下?”帕洛斯看着还穿着婚纱的安迷修,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
    
    
  “叫我安迷修就好。”安迷修看着眼前的人,觉得雷狮办事真的是极不靠谱了。单单是帕洛斯盯着自己的笑,就让安迷修觉得心里发毛。
    
    
  “我是帕洛斯,”他轻笑了一声,然后恭敬的弯下腰道,“王妃殿下,这边请。”
    
    
  安迷修直觉雷狮找来这人肯定不是在帮他,估摸着还得把他往火坑里推。
    
    
  但是安迷修现在除了跟着前面的这家伙往火坑里跳别无他法,除非他还想着回去结婚——那是不可能的。看着帕洛斯的背影,安迷修只得心下一横,跟了上去。
    
    
  在几乎无人的暗巷转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吧,走在前面的帕洛斯突然停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开口问道:“你和雷狮老大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呢?”
    
    
  雷狮……老大?这什么称呼,混混头子吗?安迷修在心里暗自腹诽道。正欲开口,就见到帕洛斯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不用回答,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感慨而已。”
    
    
  “不过你这人确实有点意思,要不是雷狮的命令,我都不太想把你送回去了呢。”帕洛斯坏心的笑了一下,背在身后的手开始结印。
    
   
  送回去?什么意思?安迷修不太明白帕洛斯的意思,但是下一刻,狡猾的骗子给出了答案。结印完毕,数个黑影从帕洛斯的身后鱼贯而出。安迷修瞳孔骤得收缩,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他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他可能猜到了。
    
    
  安迷修迅速的后退了几步,躲过了其中一个分身的攻击。他听见帕洛斯嗤笑的声音,然后架住了另一个分身劈在半空的手。他的反应在普通人中算是翘楚,但对于这些能力觉醒的怪物根本不算什么。
    
    
  “王妃殿下,我劝你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毕竟皇家的侍卫队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的。”帕洛斯摊开双手装作无奈的说着,安迷修没理他。
    
    
  撂倒一两个分身对于安迷修来说还是很容易的事,但是下一刻,帕洛斯不知不觉贴了上来。他直接反扣住安迷修的手腕,后者直接一记勾拳打向腹部,被帕洛斯稳稳接住了。即使能力完全用不到自己上阵,帕洛斯的体术也依然很好。
    
    
  “雷狮老大说了要拖延你被找到的时间,就只好委屈王妃殿下了。”
    
    
  陷入黑暗的前一秒还是帕洛斯虚伪的笑脸,然后他便被一个手刀劈晕了过去。
    
    
-
    
    
  再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安迷修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的一块天花板。
    
    
  他又回到雷王宫了。
    
    
  身上的婚纱被人换下来了,谢天谢地。安迷修摸了摸后颈的位置,那里依然有些隐隐作痛。他揉了揉脑袋,开始回忆发生的事。被人找到和送回宫里都是晕厥之后的事了,在那之前——
    
    
  该死的帕洛斯。
    
    
  这个人完全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说谎话不打草稿的那种。安迷修恼火的在心里想着,然后翻身下了床。他的当务之急还是离开这里,不过除此之外,安迷修心里还有一件事想要得到证实——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正赶上侍女推着餐车进来,正午的太阳还是很耀眼的。侍女似乎被他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道:“王妃殿下,我不知道您已经醒了。”
    
    
  “雷……三殿下在哪里?”安迷修顾不上别的,直戳了当的问道。
    
    
  侍女浑身一颤,但又不好隐瞒,只得说道:“三殿下在您逃走的时候也走了。全,全城都在派兵找他。”
    
    
  安迷修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侍女的话就是给他的当头一棒。
    
    
  他愣了好一会,才又问道:“那卡米尔呢,他在哪里?”
    
  “不知道,我,没有有注意过……”
    
  “行了,你出去吧。”
    
    
  把侍女打发出去以后,安迷修背靠着门板滑坐了下来。
    
  
  难怪雷狮那么奇怪,他心想到。
    
    
  怪不得他会故意说不想离开,以此来搪塞打发自己。怪不得他还特地找人引路,为了给他和卡米尔争取时间。怪不得他要在一开始将自己送回来又假惺惺的来帮助自己。
    
    
  他早就想逃了,而自己不过是雷狮的一个机会。
    
    
  安迷修想着,只觉得手里什么东西硌得慌。他摊开掌心,那枚戒指好好的躺在手心里,就连安迷修自己都不知道他曾经握得多紧。
    
    
  “反正你都要走了,从这边顺样东西留作纪念也没什么问题吧。”
    
    
  有一瞬间,安迷修觉得雷狮真的是真心送给自己的,而不是为了在这个时候隔空嘲讽一下他的无知和愚昧。
    
    
  但那不重要了。他扬起右手,直接将戒指丢了出去。那个小东西不知撞在了哪里,发出叮铃哐啷的响声之后,没人知道它躺在偌大房间的哪个角落了。
    
    
-
    
    
  雷狮这边,等到日落下山,他们才在严格的盘查下混出了王城。那白痴和老头子一辈子都别想在找到他了,坐在城郊的酒馆里,雷狮甚至有些开心的想着。
    
    
  很快他就开心不起来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安迷修,那个现在应该已经被帕洛斯丢回雷王宫的安迷修。
    
    
  “喂,小子。一看你就是新来的,这可是大爷的位置。”身后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不怀好意的声音传进耳朵。
    
    
  对方看他没什么反应,急嚷嚷的要要动气手来。雷狮嫌恶的看了他一眼,双脚站在了地上,拉过自己肩上的手直接一个过肩摔把那人朝门口丢了出去。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狼狈的跑了,雷狮的心思也被搅扰的差不多了。他坐在吧台的椅子上面,发愣的开口:
    
    
  “安迷修那家伙,这次能不能跑的掉啊。”问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卡米尔一直坐在他的旁边,但是也绝没想到雷狮会问出这个问题。
    
    
  “他跑不掉的。”卡米尔盯着都有些魂不守舍的自家大哥回答道。
    
    
  “那你说他现在在干什么,那白痴一定特别恨我吧。”
    
  “不,也不是,就他那么傻,估计还在想着怎么跑。”
     
  ……
    
  “大哥,你,是不是喜欢安迷修。”
    
    
  雷狮抬起眼看着他,怔住了。紫色的眸子里不知是丢了神还是没了魂。他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像是在思考卡米尔的话。不知过了多久,时间的流逝可能都变慢了。失去方向的船只总能找到灯塔,雷狮也想明白了。
    
    
  “你说得对。”

  

  

-

  

  

       夜晚是最好的背景,安迷修从衣柜里翻出来无数件衣物。他把每件的袖子和裤腿打结,勉强做成了一条粗长的布绳。王宫的制衣材料一定有所保障,至少还是很结实的。
    
    
  “干什么呢?”正当安迷修用力的绑紧最后一个绳结的时候,背后突兀的传来一个声音。他有些气愤的转过身,毕竟这个声音这几天来他再熟悉不过了。
    
    
  而声音的主人正半靠在窗框上,夜色真的是最好的背景,一头黑发几乎要看不见了,只有一对紫色的眸子盯着安迷修——是雷狮。
    
    
  “你回来做什么?”安迷修死死的瞪着对方。他对被雷狮欺骗和丢下的事还是耿耿于怀的,而且费了那么大得劲带着卡米尔逃出城去,雷狮现在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再回来,不是吗?现在的他,未免太可疑了。
    
    
  可疑的人慢悠悠的从窗子上下到地板,朝着安迷修走了几步,然后在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停下了。雷狮正巧走过窗口所能看见的位置,月光透过窗户尽数照在了他的身后,壁炉里的火光倒是把两人的脸颊都烧的发红。
    
    
  “当然是来英雄救美了,”雷狮笑着,安迷修只觉得他还是那么欠揍,然后看着雷狮朝自己伸出一只手,接着问道——
    
    
  “你走不走?”
    
     
  安迷修笑了,那感觉像是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森林。口袋里的手攥紧了那枚被他一气之下丢出去的戒指,他花了一个下午才把这个小玩意找回来,而他的另只手紧紧握住了雷狮伸出的手。
   
    
  “走。”他听见自己回答道。
    
    
  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安迷修感觉自己被雷狮拉进怀里,然后直接横抱了起来。不仅如此,还从三楼的窗口一跃而下,毫发无损。快到安迷修双脚踩上泥土地的时候还在发怔,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雷王宫的人都那么容易摔断腿了。
    
    
  雷狮不知从哪变出来两件斗篷,巡逻的卫兵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但是拐过一个转角,安迷修又见到了帕洛斯,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带着围巾的少年。
    
    
  “大哥。”那个少年应该就是卡米尔了,安迷修在心里记着。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不要来。”    雷狮看着卡米尔,语气里甚至有几分无奈。
        
    

  “王妃殿下,又见面了。”怕洛斯说道。安迷修皱了皱眉,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帕洛斯,注意你的言辞。”
    
     
  “嫁给三皇子一样是王妃殿下,不是吗?”帕洛斯不以为意。
     
     
  “雷狮老大要娶女人了?”一直在队尾的还有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安迷修这才注意到他。很难想象猫族还有这样的子民,如果没有身上的猫耳和尾巴,安迷修第一直观的反应就是这个人是只犬科。
    
    
  “佩利,闭嘴。”帕洛斯几乎是在他话出口的一瞬间说道,看起来都快成习惯了。
    
    
  “不是,娶一个傻子而已。我们走了!”雷狮说道,安迷修发誓这个人一定是在报复自己刚才跳下来的时候一直掐他的手心,这不能怪他,安迷修可从没跳过楼。

 

 

  往人类世界唯一的通道是一个巨大的光柱。
    
    
  几乎很少有猫族的子民想要通过这里,所以除了看守的卫兵,没有任何人。雷狮带着安迷修溜出城堡有一阵子了,王族也该发现了。的确,守卫的部署比平时多了不止一倍。
    
   
  雷狮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开口道:“佩利,有架打了,上。”
    
    
  “好嘞!”一听到这话,佩利立刻两眼放光,几乎是回答的瞬间冲了出去,不出几秒打躺了第一个守卫。
    
    
  佩利是雷狮的人,这一点雷王国的人心里都有数。虽然没见过雷狮的人占大多数,但帕洛斯和佩利可是王城里的熟面孔 因此大多卫兵看到佩利的时候,都是大惊失色。少有几个反应过来去向王宫通风报信的,也都被帕洛斯拦了下来。人多势众的优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只有佩利和帕洛斯的单方面吊打。 

 “雷狮老大,小耗子清理完毕!”佩利把手上的人揪着领子丢出去好远,才转过身大声的汇报道。
  

 “大哥,太子的人要到了,得快点走。”一直注意着背后的卡米尔转过头来说道,王宫军的装扮还是很招摇的。

   

 

   雷狮拉起安迷修,正准备迈出一步时。他骤得回身召唤出雷神之锤,挡下了太子的攻击。没人想到太子会来的那么快,一直以来雷狮可能低估他了。

    

    

    “挟持王妃私自出逃。雷狮,你说这一次,你还想要怎么跑?”太子有些懊恼的站定,他可能是在惋惜刚才的偷袭没有成功。他伸手摘下脸上的面具,随意的扔在地上,露出那一双和雷狮一样颜色的眼睛。

    

    

    本来雷狮带着卡米尔出逃正合他心意,但是王位上的那个老头子却执意要将雷狮找回来。那现在,就只好让雷狮背着挟持王妃的罪名去地牢里好好呆上一阵子了。

    

    

    “怎么?你还想打老子的人的主意?”雷狮无视了他后半句话,只眯起一双眼盯着太子。

    

    

    “我的人很快就会到,事关我的地位,你也别想带走他。”

    

    

    “嘁,”雷狮不屑的笑了一声,“卡米尔,你带他先走。我和太子殿下还有点账要清算。”

    

    

    卡米尔点了点头,扯过安迷修的袖子往祭坛上的光柱走。他左右不过十六岁的少年,但力气奇大,安迷修被他拽了好几步才反应过来。

    

    

    “等等,那雷狮怎么办?”

    

    

    卡米尔转过脸来冷漠的看着他:“大哥不会有事的,等会我们也会通过光柱,你不用担心。”言罢,便领着他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安迷修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转过头大声喊道雷狮的名字。被叫的人触电般的转头看着他,然后接住了安迷修扔过来的东西。

    

    

    雷狮稳稳的接住那枚戒指,把太子捶出去几丈远后看着他发愣。安迷修笑了笑,转身站进了光柱里。

    

    

-

   安迷修从睡梦中醒来。

    

    

    离他从雷王国离开已经有半年了,那地方的经历就像一场梦一样。安迷修什么也没有留下,他开始有点后悔把戒指还给雷狮了。这期间不管是雷王国还是太子都没有来找过他,雷狮也没有。

    

    

    这或许是件好事,毕竟他的生活就此回归正轨了。

   

    

    安迷修刚刚打着哈气拉开冰箱,门口就有人敲门。一大早谁那么闲跑来找他?安迷修疑惑的跑去开门。

    

    

    开门的一瞬间一个庞然大物就钻了进来,完全没有一个身为客人的礼貌和自觉。

    

    

    但是安迷修傻了,他站在原地,门都忘了关上。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站在客厅转了一圈,理所应当的说道:“你这家伙,住的地方还不错嘛。”没了那个世界的猫耳和猫尾,面前的人更是个现世英俊高傲的青年。

    

    

    “……雷狮?”安迷修一个踉跄,他差点就左脚拌右脚平地摔了。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了?”

    

     

    安迷修上前几步,摸了摸雷狮的身子。似乎是在确定这是个真人,雷狮都要被他的动作逗笑了。然后他抓住雷狮的右手,熟练的一个过肩摔把人往玄关砸了出去。

    

    

    回来之后他就报了跆拳道班,练了半年就是为了再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可以打爆别人。正好,现在人肉沙包回来了。

    

    

    “嘶——”雷狮吃痛的支起身子,“安迷修,你能耐了啊?”他抬起头看着安迷修,后者觉得有些背脊发凉。

    

    

    “那你怎么现在才来找我?”安迷修抱臂看着他,半笑不笑的质问道。雷狮直起身子,才回答到:“我怎么知道你住哪,你们人类世界怎么这么大,老子找了好久才摸到这个城市来。”

    

    

    安迷修还想再说些什么,雷狮却直接走到他的面前,揪起面前人的领子,吻了上去。

    

    

    这个吻其实并不那么友好。都是第一次的两个人互相瞪着眼睛,硬生生把接吻变成了大眼瞪小眼。安迷修很快推开了他,侧过视线说道:“哪有你这样的,多来几次我们都得变成斗鸡眼。”

    

    

    安迷修脸很红,雷狮也有点。

    

    

    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谈恋爱,生疏都是难免的。

    

    

    雷狮尴尬的咳了两声,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盒子,然后伸到安迷修面前。

    

    

    哦,现在是第一次结婚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29)

热度(1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