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挨老子




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雷安】破镜分钗

九十分主题:镜子   @雷安jiqing九十分
 
现实世界雷x凹凸世界安
  
灵魂互换梗
  
文笔垃圾,剧情烂俗,排班混乱,OOC
   
————————————————————————————————————————————————
  
  

    安迷修在一个清晨醒过来,他摇了摇自己还半不清醒的脑袋。时至下午,窗外传来蝉鸣,初夏的天气有几分燥热。安迷修从床上坐起身子,他看了眼周围。完全是陌生的房间,窗外耸立的钢筋丛林是与凹凸世界大相径庭的格局。
   
   
    他这是在哪里?
   
   
    安迷修肯定自己是在做梦,他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刚刚双脚飘忽的踩到地板,床头柜上一个黑色的方块突然振动着亮了起来。安迷修没见过这个东西,他凑上去看了一眼,一个圆形的框下面有一红一绿两个按键。
   
   
    那对安迷修而言不重要,但他立刻看到备注上他一个熟悉无比的名字——卡米尔。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重新涌入脑海,关于凹凸大赛的,关于雷狮的。五年前,雷狮死在了创世神的决战里。他在偌大的凹凸世界游历了整整五年了,如今却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
   
   
    安迷修从来不擅长动脑子的事情,但他觉得如果这个小方块和卡米尔有关系,应该会告诉他一些事情。虽然不知道怎么操作,但一般红色的按钮都是开关吧!抱着这样的心态,安迷修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小方块没动静了。
   
   
    他难道是二选一按错了?安迷修盯着黑方块,踌躇的陷入沉思。好在没让他纠结一会,手机又响起来了,来电显示依旧是卡米尔。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他按的是绿色的按键。
   
   
    “大哥,已经下午了,你还在家?”
   
    
    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却比安迷修印象中的少年音更加成熟了几分。这是正常的,毕竟他们已经足足五年没见了。他试探的开口问道:“卡米尔?我……”
   
   
    话刚出口安迷修就愣住了,他蹭的起身,眉眼欣喜的看了房间一圈却一无所获。他有些懵的坐回床上,手机里还传来卡米尔有些着急的声音。
   
   
    安迷修撑在床上的手摸到了什么,他扯出来一看,结果却是一条头巾,那款式他之前嫌弃了好久。纵然再傻他也明白了什么,顾不上一边还连着卡米尔的电话,他慌张的跑到镜子前面,一样踉跄差点把房间里的等身穿衣镜给砸了。
   
   
    那方方长长的一面镜子里,装着他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人。
   
   
-
   
   
    真是该死。
   
   
    雷狮黑着脸从森林里走到有些人居住的小镇。
   
   
    一觉醒来从自家高层穿越到了不知什么地方的烂木屋,还是在安迷修的身体里。雷狮烦躁的抹了一把翘得三尺高的头发,他背后还背着两把剑,他不认得,不过既然是在房间里的就应该是安迷修的东西。
   
   
    雷狮现在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他甚至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就差拽着个路人问问今年几月几号了。他难过的扯了扯背后的剑,实在是不习惯身后还背着这么重的俩东西。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正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他都快陌生的喊声。
   
   
    “呆头骑士!你发什么愣呢!”是艾比,如果不是她给安迷修的标志性外号,雷狮可能真的反应不过来。
   
   
    说起来他和这丫头也很久没见了,自从五年前安迷修在车祸中丧生,葬礼之后雷狮也没再和他们来往。他觉得没那个必要,如今再见到确实看得她比五年前高了不少。身后依然拽着比她高上一个头的弟弟。
   
   
    但是这个世界的艾比和埃米真的认识雷狮吗?
   
   
    他站在原地,突然陷入了很尴尬的境地。艾比很快就跑到跟前了,她丝毫不客气的拍上雷狮的胸脯:“呆头骑士,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不说话?”
   
   
    雷狮右边的眼皮不可逆的跳了两下,他不相信迷信,但是眼前的情况,确实不是说出他压根不是安迷修的好时机。
   
   
    “艾比……小姐,有什么事吗?”雷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他这一刻深切感到了,安迷修是真的恶心帅。或者他记性实在太好,那么多年前那个白痴骑士的话都还能记得。
   
   
    “没什么事啊,我和埃米的房子就快要完工了!你今天再帮我们一下就行了,麻烦你了!”十八岁的少女神气活现的,拽着雷狮的袖子就往道路尽头的街区拽。
   
   
    安迷修脾气好的,可雷狮不是啊。正当他下定决心不替安迷修去做这个烂好人的时候,却有人先一步出声。
   
   
    “老姐等等,”埃米扯开了艾比拉着他的手,“你……不是安哥吧?”
   
   
-
   
    
    “所以你不是大哥,是安迷修?”卡米尔与安迷修各坐茶几一方。明明是初夏,气氛却像冷到凝固。安迷修僵硬的做在卡米尔的对面,他手足无措的,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卡米尔大概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在雷狮的身体里这么搞,出声提醒到:“不用那么紧张,在你和大哥换回来之前我不会杀了你。”
   
   
    所以换回去之后你就要杀了我吗!安迷修在心里呐喊着,理智让他没有直接说出来。
   
   
    “但是如果你现在在大哥身体里,那大哥现在在哪?”
   
    “也许在我的身体里?”
    
   
    卡米尔沉默了,安迷修不太明白。
   
   
    下一刻,他就看见眼前的人熟练的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则电话。
   
   
    “喂!卡米尔?你不是去找雷狮老大了吗,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传来佩利的声音,背景音有些嘈杂。
   
   
    “佩利,准备一下,翘棺材。”
   
   
    “不!等等……在下的意思不是这个!”安迷修突然一愣,连忙起身出声阻止到。
   
   
    “……佩利你先别动,等会有事打给你。”卡米尔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又抬起头来质问安迷修,“那么,你的意思是什么?”
   
   
    “说实话,我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雷狮可能到我那个世界的身体里去了。”安迷修坐回沙发上,一点一点的解释到。“哎等等,这个世界的我已经死了吗?”
   
   
    “所以短时间之内大哥也不可能回来……还有是的,”卡米尔眸子暗了暗,“你在五年前就死了。”
   
   
    “五年前?那不刚好是……”
   
   
    “是什么?”
   
   
-
   
   
    “你的意思是你那个世界的安哥五年前被车撞死了?”艾比掩饰不住笑意,索性抖着肩膀狂笑:“你在耍谁啊!安迷修他才不会被一辆小破车给撞死呢!”
   
   
    “呃,老姐……”
   
   
    艾比似乎是笑够了,她清了清嗓子,又大声说道:“总之不管你是哪个地方来的!都快点把安迷修给我搞回来啊!”她说这话时气势十足,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我要是能把他搞回来还会在这和你们聊天?”
   
   
    “你!”
   
   
    埃米这一次抢在艾比说话之前捂住了她的嘴,后者万分不满的挣脱他,说道:“你个衰仔,干什么!”
   
   
    “老姐!你冷静一点,我觉得这个人有可能是……”
   
   
    “是谁?是谁你姐我都不怕他,哼哼,我可是凹凸大赛第一射手。衰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
   
   
    “可能是雷狮。”
   
   
    艾比几乎惊的要跳起来,本来面对面不过三步的人,下意识的向后退避三舍。她扯过埃米的领子小声道:“不会吧,雷狮不是五年前就死了吗?”
   
   
    埃米一个白眼,解释道:“他刚才还说安哥五年前死了呢!”
   
   
    “那怎么办,要不我问问他?”艾比小声说道。却自顾自在心里敲下了定音,不等埃米回答,只朝着已经五米外的雷狮喊到:“那边那个!你是雷狮吗!”
  
     
    雷狮也愣了一下,看着直往后缩的姐弟俩,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里魄力这么大。
  
   
    “对,”他挑了一下眉,“我就是雷狮。”
   
   
-
   
   
    待到姐弟俩忙活完已经是日落了,不管是布法还是招灵,他们几乎什么歪门邪道都试过了。但是没用,雷狮站在所谓的通灵阵的中央,没事人一样蹲了半个小时。
   
   
   
    到最后夜幕都落下来了,他们也实在是闹不动了。艾比只得小手一挥,道:“搞不动了!你这家伙和那呆头骑士的缘分自己搞去吧,不过你们尽量早点换回来啊,我们新房子还等着呢!”
   
   
    “老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房子。”
   
   
    “那能怎么办,他们俩又换不回来,只能明天再说了!”
   
   
    五年过去,纵然当年心理阴影再大,如今雷狮在安迷修的身体里面,也让他们少了几分忌惮。告别姐弟俩后雷狮顺着记忆找回了安迷修的小木屋。
   
  
    难以置信这家伙这么多年来就住在这里,按照那对姐弟的说法他不该缺钱才是。房间里灯光很暗,仅一盏煤油灯。雷狮摸着纯木制的的家具,突然想起什么。
   
   
    他们当年大学军训去的时候坐在大客车的最后一排,司机的技术着实不怎么样,一颠一颠,至少他懒到靠在安迷修的肩膀上完全睡不着。窗外的景色依然迅速向后褪去,军校到学校也只有短短一个小时的车程。
   
   
    “安迷修,”窗外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你不会一辈子死磕在这骑士道上吧。”他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闻言靠窗的人坐直了身子,把他眼前的阳光挡去了大半,前排还有睡着的同学,他轻声说道:“我以为你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答案是肯定的。
   
   
    再接下来两个人一路相对无言,夏末的蝉鸣吵得人心烦意乱。但等到雷狮再抬头的时候,安迷修已经靠着车窗沿睡着了。阳光照在他身上,显得一片美好。
   
   
    雷狮仅仅这一段记得特别清晰,再后面的事他也不愿去想。
   
   
    我对蝉说:再次相见,要等明年。
    蝉对我说:再次相见,要等来生。
   
   
-
   
   
    卡米尔最后还是没找到解决的方法,他们也完全没有办法联系上另一边的世界。
   
   
    有一瞬间卡米尔都觉得压根没这事只是雷狮兴致大发突然耍自己,但不可能,雷狮不可能开这么低劣的玩笑,更不会拿安迷修开玩笑。
   
   
    安迷修知晓卡米尔对雷狮的情谊,现在另一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能知道。只能但愿艾比小姐他们能帮助雷狮一下了。骑士先生在心底默默的祈祷着。
   
   
    大概八点左右的时候,卡米尔还是放弃了。他说:“今晚我不会住在家里,不知道这种诡异的灵魂互换会持续多久,但愿明天我来的时候大哥还是大哥。你好自为之。”
   
   
    还是这么疏远。安迷修不置可否的摇摇头,钻进了里间的卧室。
   
   
    说起来今天一整天安迷修都没有戴过头巾,怪不得卡米尔看他的眼神总是怪怪的。他站在床边,手里攥着白底黄星的头巾。这东西他五年没见过了,怪想念的。
   
   
    他刚刚把头巾搭到脑门上,就听见自己的声音。
   
   
    “安迷修?”
   
   
    他抬眼,镜子里站着他自己。
   
   
    他下意识的后退半步,然后查看自己有没有变回去。答案是没有,他依然是雷狮,但是镜子里映出的却是安迷修。
   
   
    “你在我的身体里这么白痴的吗?”雷狮抱臂说着。他一脸的不屑,让安迷修看得有些无奈。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回应到,索性不系头巾了,只一只手拿着。
   
   
    “你家怎么那么小,什么也没有还专门买面这么大的镜子。”雷狮说着,他也是不经意才发现的。要知道白天的时候这镜子可没这么悬乎。
   
   
    安迷修走进几步,手掌触碰到光滑的镜面。没有想象中传送门一样的机制,这面镜子不过是让他们对望罢了。明显这种可望不可及的状态更加令人难过。
   
   
    “哎,果然不行啊……”他叹了口气,悻悻的收回了手。
   
    “我们现在怎么办,大眼瞪小眼吗?”
   
    “我怎么知道。”
   
   
    他们两个人隔着一方镜子,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无处可去。
   
   
    安迷修无聊的重新把雷狮的头巾绑回脑袋上,熟练的打好了结后,眼前白光一闪。
   
   
    他还没反应过来,雷狮也没有。安迷修转了一圈,显而易见他自己还在现实世界的位面里。“这,怎么回事?”雷狮重新理了理安迷修系的松散的头巾。
   
   
    他们现在换回来了,但是不在自己的世界。说真的,要不是五年前安迷修亲眼看着创世神倒下,他都要怀疑这是伺机报复。
   
   
    两个人不知在镜子前站了多久,又都不敢离开。生怕过了这一瞬眼前的人就要消失了。最后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你亲亲我吧。”结果事情就朝着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了。
   
   
    他们慢慢的靠近镜面,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脸一点一点放大,瞬间闭上了眼睛。他双手依然抵着冰凉的镜面,像是在提醒现实。但是两个人就像掉落仙境的爱丽丝,没一个愿意从虚假的梦里醒来。
   
   
    隔着镜面接吻,自欺欺人,但有效。
   
   
    不知是谁的唇瓣先碰到镜面的,一瞬间,平滑的表面像湖水一样泛开一圈圈涟漪,像是石子落进池塘。时间都停止了,蝉声停了,风声息了。整个世界只有他们,再也没有别人了。
   
   
    还是雷狮先回过神来,他扯过安迷修的衣袖,狠狠的箍进自己怀里。被拽过去的时候安迷修还在发懵,但很快伸手圈住了面前的人。这一个拥抱有人欠了他们五年,现在终于还上了。
   
   
-
   
   
    翌日清晨,雷狮头昏脑胀的从床上坐起来。
   
   
    卡米尔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他拨开通话键:“喂,卡米尔。”刚醒的声音略显沙哑,他又打了个哈欠。
   
    “大哥?你回来了。”
   
    “嗯,”雷狮应了他一声,“对了,帮我找个家政。把卧室里的镜子碎片打扫一下,家里的镜子也都扔了。”
   
    “……好。”
   
   
-
   
   
    姐弟俩匆匆跑过来的时候,安迷修正在收拾地上的镜子碎片。
   
    “安哥你这怎么搞的啊?”
   
    “不小心弄碎了。”安迷修温和的笑着,簸箕里装着地上一半的玻璃屑往垃圾袋里倒。
   
    “真可惜,”埃米有些惋惜的开口,“好好的镜子,又要重新买了。”
   
    “不,再也不用镜子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5)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