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雷安】雷狮问安迷修的师父究竟都教了他什么


补档混更,去年九月份写的,突然想起来这一篇被屏了
   
原著向轮回梗,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梗源网络
   
是间哥和冬爹的神使梗,补档就不@了
   
文笔垃圾  剧情烂俗  排版混乱
  
烂尾注意!
  
————————————————————————————————————————————————
  

>>>
         
“雷狮,你知道吗?我师父说过,世界上的事物将在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重现。”
        
“哈?”
          
“也就是说,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
         
“我还会在这里遇见你。”
         
>>>
        
凹凸历2017年
         
安迷修一个人站在了最后的赛场上。
            
“恭喜你,我的孩子。你赢得了凹凸大赛的胜利。”安迷修听见耳边仿佛有一个虚无飘渺的声音说道。
           
他说:“许下你的愿望吧。”

“我不能许愿让亡者复活,对吗?”安迷修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的,神也无法更改死亡。”虚无缥缈的声音继续说着。
          
“那,可以让我再见他一面吗。”
“可以。”
                
“不过,你需要付出与之相印的代价。”
            
意料之中的答案——安迷修讥讽的想着。于是他开口问道:“是什么?”
                
“你将被洗去所有记忆和情感,成为一名真正公正无私的凹凸大赛裁判长。即便如此,你也要见他吗?”
           
“是。”
           
“那么,说出你要见的人的名字吧。”
           
安迷修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开口——
             
“雷狮。”
            
>>>
            
安迷修觉得这一届参赛者当中有一个有些奇怪。
           
当他在大厅宣读第十七届凹凸大赛章程的时候总会不知从哪飞来一锤子,然后便有一个带着头巾的毛头小子对着他邪笑。
            
“雷狮参赛者,请停止你的行为。”操纵着双剑挡下锤子后,裁判长看着雷狮道。
          
然后雷狮真的走开了。
              
裁判长对这样的结果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这种闹事的家伙会非常难缠。
           
实际上他是正确的。
          
此后雷狮每天都会敲着小裁判球说:“去,把你们裁判长叫来,不然就砸烂你们。”
              
排行榜第一的战力恐吓和裁判球数量的骤然减少迫使裁判长大人不得不去找雷狮。
                
然而每一次找到他时雷狮都只是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看。 
              
“在下还有很多事物要处理。雷狮参赛者,如果你在这样损坏大赛裁判球,大赛方会处以相应的罚分……”
           
“安迷修。”雷狮打断了他。
            
裁判长愣住了,他的本名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过,就连自己也觉得不再重要。
          
雷狮说完这三个字便接着沉默,裁判长也没有接着说下去。
              
“呵。”雷狮嗤笑一声,开口道:“我的裁判长大人,您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安迷修挑了挑眉,没等他开口拒绝,雷狮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在第七届凹凸大赛上。有一名海盗遇见了一位骑士。他们最初的相遇不像任何的恋爱故事中诉说的那般美好——在刚巧路过看到骑士第二十八次在凹凸大赛上保护弱小的傻逼行为时,海盗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他抬手一道惊雷,直指骑士。
            
在海盗的认知中,这种见人就帮爱多管闲事的白痴往往都是弱鸡。不过这一次,他低估了骑士。
            
骑士快速的抬头,举起双剑挡下了海盗的攻击。
              
“还不赖。”海盗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迅速闪到骑士跟前,举起锤子便要劈头盖脸的砸下去。
          
两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识的。
            
因为这一战加之一些别的零零碎碎的缘由,此后的每一次相遇,海盗和骑士都是争锋相对。
           
“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坏我的事?”在第五次被骑士阻拦后,海盗发问了。
           
“在下只是认为不能放纵你这样的恶党为所欲为!”骑士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再到后来相遇时是休战期。
            
海盗非常热情的邀请骑士去撸串,在被第三十二次认为不怀好意之后骑士同意了。
            
海盗确实是不怀好意的。
            
于是在被捉弄了第八次之后,骑士扭头就走。海盗伸手拉住了他,然后告白了。
           
对,告白了。
            
就在人头攒动喧闹的夜市上,没有任何该有的鲜花或是什么狗屁定情信物。
              
突然的就连海盗的朋友都吓了一跳。
                 
骑士一开始没有信以为真,于是拽着海盗拉住自己的手来了一个完美的过肩摔后走掉了。
            
但是后来海盗却开始每天缠着骑士。
           
休战期真是噩梦。骑士大概如此想过吧。
            
在海盗的第九十九次告白后,骑士答应了。也许是真的喜欢着吧,不过海盗并不能知道骑士在想什么。
          
但是这可是凹凸大赛上啊。
               
太奢侈了,也太遥不可及了。休战期一过,大赛继续进行着。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人消散于世界。
              
还剩下最后十个人的时候,骑士与海盗进行了最后的战斗。
              
海盗死去了。
             
>>>
            
“不错的爱情故事。”确定雷狮不会继续说下去后,裁判长开口道,“那么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雷狮参赛者。”
              
雷狮不清楚的事太多了。
他不清楚为何自己在死亡后一睁眼会来到第十七届凹凸大赛的赛场。
他不清楚安迷修究竟又干了什么傻逼事才变成现在的样子。
他不清楚自己讲一个故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为了让安迷修想起自己?
              
雷狮想着,自嘲的笑了笑。得了吧,他雷狮才不是那种磨磨唧唧的人。
            
只是看着裁判长那双不再拥有波澜的双眼。
              
雷狮找不到安迷修了。
               
>>>
                 
裁判长认为这一届的第一真的是一个非常任性妄为的人。
                
雷狮每天扛着锤子,满不在乎的四处树敌。
              
他以为他是第一就可以这么猖狂吗?安迷修心里泛起一丝不悦。但是选手的行为是他无法干涉的。
           
直到预赛结束的那一天。
              
雷狮刚刚打败了一个由排行榜前十几位组成的小团体,元力和体力都接近透支。正巧又有几个路过不知死活的前五十名想来捡人头。
               
雷狮安静的坐在原地,欲等到那几人接近了再出手。
               
脚步在一个尴尬的距离外停下了。
               
雷狮转过头,裁判长专用的坚盾牢牢的固定在他身后。然后他听见安迷修的声音,依然如第一天凹凸大厅上那样平静:“预赛已经结束,恭喜你们,存活下来的前一百名选手将进入后面的比赛。”
                    
“不过在比赛之前进入休战期,任何选手之间不得私自进行战斗。”
             
裁判长宣读之时就站在那块巨大的盾牌之上,背对雷狮。雷狮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雷狮知道,刚才悄无声息落下的这一面盾牌,已经足够表达安迷修所有想说的话。
           
“为什么要帮我呢?裁判长大人?”待其他的参赛者走后,雷狮靠在盾牌上一脸笑意的看着安迷修。
            
“我只是在保持大赛的公平性罢了,现在已经是休战期了。”安迷修说着,抬手撤掉了雷狮身后的盾牌。
            
如愿的听见了雷狮摔在冰面上的声音。
             
“裁判长大人您也太狠心了吧,我可是伤员啊!”雷狮慢慢从冰面上爬起来,开口调侃道。
            
安迷修挑了挑眉,打开操控面板道:“如果需要任何医疗援助的话我即刻就可以帮你叫裁判球,医疗费从你自己积分里扣。”
             
雷狮撇了撇嘴,没继续说什么。他很快从冰面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安迷修你就好好看着你雷大爷我拿下这届大赛第一吧!”雷狮说着,敲裂了安迷修脚下的冰面。
             
>>>
            
后面的比赛雷狮的能力比参赛者的认知要更加强大。
           
果然预赛还有保留的吗。安迷修看着杀死一个又一个参赛者的雷狮想着。
          
最后,雷狮还是站到了创世神面前。
          
“恭喜你,我的孩子。”
           
这是雷狮第一次听见创世神那虚无缥缈的声音。
         
“你赢得了第十七届凹凸大赛。那么,许下你的愿望吧。”
           
“让那白痴骑士想起来的代价是什么?”雷狮靠在自己的锤子上不屑的说着,目光依旧如三十年前那般轻狂。
              
“拥有了记忆和感情的人无法继续担任维持大赛公平的裁判长,作为替代,你……”
         
“不用说了。”雷狮站定身子,打断了神,“告诉我那个白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
          
雷狮再次找到了裁判长。
            
安迷修惊讶的看着雷狮,不明白为什么他还会出现在这里。
            
正当他想发问的时候,雷狮握紧手中的锤子,锤柄滋滋的冒出电流。他抬起头,暗紫色的眸子中看不出是什么情感,雷狮开口道:
            
“安迷修,来打一架吧。”
          
于是雷狮抬手一道惊雷,直指安迷修。
        
裁判长只得快速抬手,唤出凝晶匆匆挡下,其间似乎还听见雷狮轻骂了句白痴。
          
海盗和骑士一如初见那般的战斗。
             
雷狮如同疯魔了一般快速的进攻着,安迷修却一时间摸不清雷狮究竟想要做什么,只得被动的闪躲和防御。
        
渐渐的雷狮似乎感觉到了他并不出手攻击,于是他开口道,语气中充满不悦:“为什么不攻击?你是摸不清我究竟想做什么还是不敢和我打?”
         
“那我告诉你,如果那创世神让我杀了你就让我说的那个白痴骑士复活,你还和不和我打?”
          
雷狮话里的每一个字好似火一般灼烧着他的心,安迷修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
            
但是他握紧了手中的双剑。
           
他们来回来不下十几个回合,流炎插入雷狮腹部的时候,安迷修还都有点没缓过神来。
           
“为什……”

“你还想问为什么?”雷狮跌坐到地上,紫色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他。
          
他突然笑了,道:“那个白痴他曾经和我说过什么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轮回的屁话,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想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安迷修,十二万……咳,呸,”雷狮朝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吐沫,嫌弃似的说道,“你那师父讲的时间咋这么长,说个整数会死啊。”
              
两个少年躺在草地上的片段在安迷修脑海中一闪而过。
             
“总之呢,安迷修,你给老子记好了。”
              
雷狮突然间抬起头来看着他。
               
“等老子过了那么多年以后再见到你,一定要好好的揍你一顿来解气。”
                  
雷狮再次找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你可别再忘了我啊。”
                
言罢,第十七届的凹凸大赛冠军如同雾气一般消散。
           
>>>
           
后来一次一次的轮回,雷狮却在不同的境遇下同样选择了参加凹凸大赛。虽然他们都不像第一个雷狮拥有那些记忆,但他们的性格和为人处事却永恒不变。
            
面对着第十个雷狮,安迷修承认,他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不改有的情愫。
           
拥有了感情的人无法成为真正公正的神使。
              
在第一百零三届凹凸大赛结束之后,安迷修再次见到了创世神。
           
“我的孩子,你已经无法再担任裁判长一职了。”
          
这点安迷修心知肚明,他开口道:“十分抱歉,我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神明虚无而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他说道:“不再是裁判长的你很快就会重新进入生老病死的轮回,在那之前,你想要找回你成为裁判长之前的记忆吗?”
            
“请告诉我。”
               
创世神叹息着,安迷修感受到仿佛有海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各式各样的面孔,各式各样的声音重新在脑海中重现。宛如枯死的树木重新长出了茂盛的枝叶。
             
突然间,安迷修耳边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对安迷修说着什么,像二百七十年前那样。安迷修想起来了,那本是他遗忘在冗长岁月里的一个小小段落,那个人——
      
他说:“安迷修,你可别再忘了我啊。”
           
安迷修站在一片苍白,如同三百年前一样。
             
安迷修抹了抹自己的脸颊,有水渍沿着脸庞滑下。那该是眼泪吧,不过安迷修足足有三百来年没有哭过了。
          
对不起。安迷修心底突兀的冒出三个字。
          
“惡党……我又要忘记你了啊!”
        
>>>
        
再后来他们无止境的轮回着。
        
新生,灭亡,富饶,奴役。
凡人皆有宿命,哪怕你能赢得凹凸大赛。
        
凹凸历129599年
世界发生异变,一切归零。
         
凹凸历1年
凹凸圣经中light被voice由黑暗中唤醒,创造了凹凸世界。
          
凹凸历2016年
一名年迈的骑士兼师父去世了
与此同时,一位皇子逃出了王宫
              
凹凸历2017年
一位骑士与一名海盗在凹凸大赛上相遇了。
            
            
——END——

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