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岸

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雷安】沉溺

谢谢兰大爷?!!!

兰大爷是超级杂食哦:


   给 @坠岸 辣鸡千岸的生贺...我不该堆在最后赶得,但是我懒癌严重.. 挺辣鸡有ooc,拉低一下你的生贺质量——生日快乐啊,千岸,恭喜你这个坏女银又老一岁★


(゚⊿゚)ツ——————————————————————————


    c市的冬天总是伴着大雪,安迷修走在此时略显冷清的商业街上,搓着冻僵的双手,呼出一口热气,在液化的一团小水滴中快步走进了街角的咖啡厅。


     温暖的咖啡厅使安迷修泛着寒气的身体缓和不少,走到门旁挨着暖气的一侧座位,那是他一直以来独爱的位置,“果然暖气是冬天里难得的友好啊……哦,或许应该再加一条热咖啡。”安迷修看着向他走来的服务员感叹道。


     等候咖啡的时间里,安迷修的地理位置可以很好的让他观察进出的人员,这是他的职业习惯。


  进出这家咖啡店的无非就是一些上班族,有时会来一两位附近的学校的学生,正当安迷修感慨无聊时店里进来一位穿着打扮怎么看怎么特殊的人,他是有着儿童一样的头巾,儿童一样的外套,不儿童一样的身高。


  那个人进来直奔前台好像是有什么事,接着就给前台服务员不知多少面额的钱,好像日常的小费。


  安迷修没有多想,他的咖啡已经来了,他往里面放好了适量的牛奶和糖,搅拌了几下就端起咖啡抿了几口,正要感叹生活美好的安迷修突然听到本来咖啡厅舒缓的音乐改成了——“第九套广播体操七彩阳光现在开始”而似乎是始作俑者的人正往他这个方向移动。


  在广播体操的背景音乐中那人走到安迷修面前邪魅一笑,“安迷修,我答应你。”


  安迷修:???


  “不是...这位先生你搞错了吧?”安迷修尽力保持微笑,让他看起来不像是在看神经病。


  “呵,安迷修,你是真把我忘了?当年你对着全校向我雷狮表白的。”雷狮一把拽过安迷修的手,语气上多了一丝威胁意味,“想不负责任?”


  “所...所以....?”安迷修的内心开始缠斗,他自认为没有这段“风流往事”,先不说安迷修是个纯种直男就说雷狮长得也算是标志中的奇葩就算以前有这个朋友他也应该有些印象。


  “所以我现在特意来找你,我答应你了,感不感动?”说着,雷狮又将另一只手搭在握住安迷修手的手上开始用力纂紧,“你是认识我的,安迷修。”


  雷狮说的郑重,安迷修眼前一晃好像是记起那么一点,但又模糊不清,于是想先抽出手来,可没想下一秒雷狮就强硬的拉着他走出咖啡店,“喂喂,我钱还没...”


  “我进来时就都付好了,今天大礼拜的乖乖跟我去约会,我票都买好了!”雷狮不由分说的拽着安迷修进了咖啡店门口的车上,三两下给安迷修系好了安全带又自己坐上驾驶位系上安全带直接开车,一套拐人技术行云流水。


  “雷狮,我告你非法拐卖!!”安迷修本着开车期间不能随便打开车门的法则,用嘴开始进行无效反抗。


  “喂喂,怎么说话呢,我带我的男朋友去游乐园玩犯什么法了?”雷狮开着车反过来控诉安迷修,感觉安迷修似乎还要说什么,雷狮干脆说道:“有旋转木马哦——”


  安迷修犹豫了,安迷修妥协了。


  开车去游乐园不远,很快就到了,雷狮锁好车就拽着脸上还有些别扭的安迷修直接检票进了游乐园,跟着就是一系列刺激性娱乐设施,当第四次海盗船停下来,安迷修一下子没从座位上起来,站在一旁的雷狮看见直接走过去拉安迷修搭在外侧的左手,“安迷修,你知道人类的进化是什么吗?”


  安迷修被这一问能懵了,这演的哪出,索性雷狮好像也没打算让他回答,“人类的进化就是我拉起你毛茸茸的小手咬一口,爱情使你学会了直立行走——”正说着雷狮俯身一口咬上了拉着的安迷修的左手无名指,痛感传来的一瞬雷狮已经直起身,只留下半圈齿印——“听着,安迷修,以后你雷大爷的戒指就会戴在你这里。”


  有那么一瞬吧,安迷修想如果他是一位女士,或许就会这样答应了也说不定,但是他不是。


  没有等到回答,雷狮只是拉紧安迷修的手离开了海盗船来到旋转木马那里,约会还在继续不是吗?


  坐在旋转木马上安迷修内心有点愧疚,他没法回应这突如其来的感情,一切都太快,快到没想到从游乐园出来雷狮开车问了地址把安迷修送回家,就直接从后备箱取出一堆大包小包的东西住在安迷修家了。


  理由?刚回国没处待住男朋友家够吗。


  莫名其妙确定了关系,闪电般的同居,安迷修本不想这样但听到雷狮没有住的地方就软了心,想着总不会一直住下去,便也就这么妥协了。


  后面的日子多了个雷狮总归是丰富起来,自从问了安迷修工作的地方就能时常看见雷狮带着买好的一提兜的烤串,一饭盒的看着就知道在外面买的饭菜作为爱心便当出现在安迷修的午餐中。


  起初安迷修是不想雷狮老来他工作的地方捣乱,索性雷狮只送饭揩个油就走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雷狮的工作是一家企业的专职翻译,经常要跟着老板飞来飞去,一出差少的一个礼拜多的一个月。


  一开始安迷修还挺高兴的,毕竟家里少了个蹭吃蹭喝的,到了那天去送机转眼就看见雷狮拿着不知哪来的冰啤酒就要喝,安迷修过去就直接给抢了下来转身扔了标着可回收的垃圾桶换了一杯热咖啡来。


  热咖啡握在手心里还挺暖手,雷狮也就没打算再为那杯扔掉的冰啤酒跟安迷修展开舌战。


  等到了登机的时候,雷狮总是会转身抱抱安迷修,大意是我走了,而每逢这时安迷修都会说上一句“珍重”,雷狮笑他文绉绉的又不是不回来了,安迷修却也没改过。


  日子这样过得久了,习惯就可怕起来,他在时你抱怨,他不在时你思念。


  于是在一次接机中,安迷修迎来了一场求婚。


  求婚并没有多花哨,雷狮就像平常一样下了机看见安迷修就直接一把揽过来,只不过这次多了一道拿出戒指的程序。


  雷狮没有说“你愿意嫁给我吗”之类的话,只是拽过安迷修的左手直接往上戴,霸道的就像当初他不由分说的拽着安迷修走出那家咖啡店。


  “喂,你这样是不算数的,你不怕到时我逃婚吗?”雷狮将头埋进安迷修的脖颈,听见安迷修这么说,干脆一口咬在安迷修的喉结上,留下一圈齿印又拿舌头舔了一下那咬痕,“那我就把逃婚的新娘抓回来操、死、在、床、上。”


  订婚后的日子俩人就有些腻在一起,那时安迷修总爱问雷狮以前发生过的事,每到这时雷狮就好像有说不完的言情小说的剧情,可安迷修愿意应着,终于有一天安迷修不再只一味的接受,他问出了口,“雷狮,你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雷狮沉默了,及时的电话为雷狮提供了个借口,他出去接电话留安迷修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回来雷狮手上已经举着一根半燃的烟。


  雷狮坐回沙发,安迷修一把抢过那根烟狠狠地掐灭在了买来基本很少用到过的烟缸中。


  见状,雷狮没有再点一根,只是拍了拍安迷修的后背,“安迷修,这个点你不是该睡了吗?”


  良久安迷修看着雷狮站起身拍了拍手将手上残留的香烟味拍掉,“你从来不会这样,雷狮。”


  手上的香烟味不会因为几下拍打就会消失,所谓的拍打下去了不过是人类给自己的一种心理安慰,安迷修从来都知道的。


  “你多想了,安迷修。”雷狮给了安迷修这种安慰。


  安迷修没再说什么,转身回了房间,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雷狮仰起头好似还在抽烟似的向上吹了一口气——“你了解我多少。”


  当天半夜雷狮进了屋内,这次他没有挨着安迷修上床睡觉,只是坐在床边看着沉睡的安迷修,最后吻上安迷修的手小心地取下了那枚戒指带着他的一切离开安迷修的家。


  雷狮离开,黑暗中安迷修睁开眼,眼中没有一丝睡醒后的朦胧,他只是沉默的看着天花板,右手习惯性的摸向左手的无名指才想起一切已经结束了。


  机场上雷狮手里把玩着一瓶冰啤酒,迎面走来一位白发男人对着雷狮露出一个微笑,“道上有名的催眠师雷狮大人,这次的情报想必已经拿到了吧?”


  雷狮没有理男人只是将那瓶冰啤酒扔到了标有可回收的垃圾桶里,男人见此弯腰让出一条路,“雷狮大人,登机吧,boss在等了。”


  雷狮没有看男人谦恭的姿态,回过头又望向远处,最终只是想了想转身走向男人让出的方向。


  这次不会有人生气的将他的冰啤酒换成暖手的热咖啡,也不会有人再文绉绉的说句“珍重”在家等他回来。


  于是雷狮走了,这一次没有再回头。


  





















  “安哥,真的不追吗,嫌犯马上就走了”说话的是安迷修的同事金,询问没有得到回答,只能听见耳麦中传来一声声的——


  
        “珍重。”


  



评论

热度(30)

  1. 坠岸兰大爷表示:焦苏,你居然该死的甜美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兰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