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晚安。
头像是老齐写的。

【铛奶】铛奶

标题就是这么任性!!!
4500+orz第一次写这么多的文
感觉就像开启了新大陆一样哎!!
so happy!
码字令人愉♂悦!  
啊我觉得我要坏掉了(´∀`)♡
真好♡♥(。´▽`。)♥♡
以及最后一句是从列表的雪花太太的个签盗过来的×××侵删orz

—————————————————————————————
  
  
  铃铛和奶茶是一对竹马竹马。
  其实也不算完全的,因为奶茶一家是在奶茶五岁时才搬来小马镇。于是奶茶就搬到了铃铛的隔壁。
  小时候虽然这俩孩子就隔着一堵墙,却是一直没有怎么见过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奶茶太内向了。
  奶茶可以自言自语,可以和花草树木说话,可以和自己家的那一只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来的猫说话,但他从来不擅长于和同龄的孩子说话。
  铃铛曾经试着去和镇上的孩子们一起找过奶茶玩,可是当奶茶躲在家长身后说不愿意的时候,第二天奶茶就成为了整个镇子的孩子的笑话。
  就算只隔着一堵墙,铃铛也没有再去找过奶茶。
  这个情况一直到第二年的春天。
  那年奶茶的父母都到外地出差,无奈之下将奶茶托付给隔壁的铃铛家暂时照顾。铃铛的父母也是很好说话的,没有什么争执便答应了下来。
  可是小小的铃铛并不乐意。奶茶是整个镇子小孩子们的笑话,自己一直一个人玩,从来没有和别人一起过。
  可是奶茶第二天还是搬到他们家来了。而且还和铃铛一间房间住在一起。“喂!你给我听好了!你这个孤僻的家伙别以为到了我家就能怎么样了!这里是我的地盘!只有我说的算数!”小铃铛伸手指着小奶茶的鼻子恶狠狠说道。
  铃铛的这一席话,却是把准备好一切希望交到一个朋友的奶茶从头到脚的泼了一盆凉水。
  奶茶像一个乖巧普通的孩子一样,一直礼貌的在铃铛的家里住了一周。本来说好一周的时间,奶茶的父母并没有像说好的一样回来。奶茶也只能再寄人篱下一段时日。
  温暖的午后,奶茶就会蹲在铃铛家的后花园里和花草说话。正不巧的是,有一天这件事被铃铛给撞见了,他大喊着:“和植物说话的妖怪!”一边跑回屋子内。却撞上了从屋子里出来的母亲。铃铛的母亲笑着问道:“在玩什么呢?”但铃铛却指着奶茶大声的喊着:“妈妈!他说会和植物说话的妖怪!”铃铛的母亲不以为然的摸了摸铃铛的脑袋,说:“铃铛,不可以这样哦。快点去和奶茶道歉。”虽不情愿,但铃铛还是跑了回来和奶茶鞠躬道歉说对不起。正在奶茶准备笑着接受并且提出交朋友的时候。
  妖怪。
  铃铛在母亲看不到的地方用口型这样对奶茶说着。
  
  
  
  七岁时,奶茶和铃铛上了镇子里的同一所小学,分到了同一个班级。最不巧的是,他们还被老师分为了同桌。
  奶茶从一进学校的成绩就很好,虽然不爱举手,但是老师问的问题都能回答的上来。
  铃铛并没有奶茶那么优秀,可是也没有奶茶那么讨人厌。奶茶一直以来都被镇里的孩子们排挤着,铃铛也不例外。而且在铃铛家住的那段时间,因为是“会和植物说话的妖怪”而更加的受到孩子们的欺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会往奶茶的抽屉里丢垃圾,有人会恶意的藏起奶茶的课本。甚至在三年级之后,有更过分的孩子会在奶茶回家的路上堵截,并且殴打奶茶。对于这样的事情奶茶的父母并不是没有插手,找过那些孩子的父母之后却仍然屡教不改。
  人性本恶。
  奶茶却依然是班上的前几名,老师眼里的好孩子。就是因为这样,才让本就讨厌他的人更加的讨厌他。奶茶没有朋友,从来到这里时就这样,到了现在依然是这样。
  奶茶有的时候经过操场都会被高年级的孩子用篮球砸,奶茶曾经找过老师告状,得到的回答却是:
  “为什么他们不砸别人偏偏砸你?你有没有想过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有些人本身没有错,只是因为别人认为他们有错。于是他们便错了。
  一切直到五年级的那年夏天。
  学校破天荒的举行了一次为期一周的夏立营,并且要求全校的学生都参加,奶茶也无法推辞。不知道校长是被土豪包养了还是怎么的,雇到了两人一间的旅馆,让夏立营的孩子们住下。
  而和奶茶一间的,就是铃铛。
  其实两人一间对于奶茶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惊喜了,至少欺负他的人相对会少一些。铃铛并不喜欢奶茶,自然也不可能按老师说的和他好好相处。
  “这是三八线啊!你要是敢越线的话我就打死你!”铃铛用一条捆衣服来用的绳子在床的中间画下了一条线,对着奶茶说道。奶茶木讷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的时候,奶茶没有按正常的时间到集合的地点,因为铃铛在奶茶进厕所的时候把门从外面锁上了。如果不是旅馆的保洁人员进来打扫房间,奶茶可能要在厕所里呆一天了。
  奶茶后来还是赶到了集合地点,不过是在活动结束之后。奶茶被老师骂了一顿,不过因为有好学生的光环在那里,也没有被骂的太惨。
  “你们为什么都那么讨厌我啊?”晚上回到房间后,奶茶突然问道铃铛。渐渐长大之后,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也渐渐的不在那么真实。现在奶茶问道这样一个问题,铃铛也有些懵的哑口无言,不知怎么回答,情急之下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就是因为你讨人厌啊!”
  奶茶一怔,然后一下子便十分不争气的哭了出来:“原来我被人欺负的原因就那么简单吗?”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随意的欺负别人了吗?
  铃铛看着奶茶在自己面前哭了出来,竟然产生了伸出手去抱抱他的想法。事实上在铃铛自己反应过来前他也这么做了。奶茶听到铃铛的回答时,多年来内心一直紧绷着的弦突然间断裂,不顾一切的在铃铛的面前哭了出来。
  下一秒奶茶便感觉到自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奶茶停止了哭泣,疑惑的看着抱住自己的铃铛。
  铃铛也一愣,随即放开了手,转过头说道:“今天晚上的事你就当没发生好了,我也不会说出去的。”说完便灭掉了床头灯,躺下身背对着奶茶。
  铃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作出那样的决定,但是他看到奶茶在自己面前哭出来的那一刻,总觉得,心疼的不得了。
  就像是自家的小兔子受到了欺负一样。
  
  
  第二天铃铛没有在把奶茶锁在厕所里,为了这件事奶茶在铃铛离开房间之前都不敢进厕所,事实上铃铛也没在打算那么做。
  第二天的项目是爬山,两人一组,以房间为准,率先到达山顶获得旗帜,再返回起点的小组算胜利。
  虽然奶茶的学习一直名列前茅,但是体育方面真的是不堪入目,一个是先天的原因,另一个就是有的时候奶茶真的不怎么想动。不过还好奶茶看起来并不算胖。铃铛就和奶茶不太一样了,各科成绩平平,可是体育却是是从来不会拖后腿。
  这种差异,不到半山腰就能体现出来了。“喂!你还走的动吗?”铃铛站在距奶茶几阶台阶之上,看着下面累的有些迈不动步子的奶茶问道。
  “我奶子茶...哈...绝对...不会败在...这台阶之上......”奶茶一边气喘吁吁的一边不服气的说到。铃铛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明明累的走不动还要接着走的家伙,开口道:“要不然我先上去拿旗子?你找个地方等我?”奶茶一听,开心的抬头说到:“哎好好!可以可.......”说到一半又像想起什么似的,“不行!我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
  铃铛快要受不了这个智障了。于是铃铛也就没有再等奶茶,而是自己先爬上了山顶去取旗子。准备取完旗子之后再下来找他。
  可是铃铛一路下来根本就没有看到奶茶的半个影子。
  “哎你听说了吗?那个妖怪好像半路跌倒扭到脚了!”
  “好可怜啊......”
  “哎他有什么可怜的!自找的吧!”
  “和他一组的同伴呢?”
  “八成是受不了这妖怪先自己走了吧!谁叫他这么讨人厌!”
  “奶茶在哪里?”铃铛快步上前,抓住那个正在议论的学生问道。“奶茶?......你说的是那个妖怪吗?他好像倒在下面的石阶上了,你要帮他?”被问道的学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铃铛。
  铃铛没有理他,径直下了台阶去找奶茶。没走多久果真如那个学生所说,奶茶捂着右脚坐在石阶一旁的石头上。“奶茶,你怎么样?”铃铛问道。
  “啊...我,我还好,就是...脚好像扭到了。抱歉......”奶茶被铃铛问道一惊,然后低下头闷闷的说到。
  “傻瓜,道什么歉。”铃铛轻骂了一句,蹲在奶茶身前,“上来。”奶茶有些惊讶的看着铃铛,话还没出口,铃铛便又说:“快点上来啊!”奶茶便乖乖照做。
  剩下的石阶,由铃铛背着奶茶一步步走完。
  “铃铛...你为什么......”
  “我们是一个团队。”
  “哎铃铛啊......”
  “怎么了?”
  “你...做我的朋友好不好?”
  铃铛却是一愣,脚步也停了下来。果然还是不行吧,奶茶想。
  “好。”
  
  
  从那之后,铃铛便是奶茶五年来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
  别的孩子虽然不明白铃铛为什么要那么做,可是也没有什么话说。铃铛的生活也没有因为奶茶的介入而有什么影响。
  “喂!”比奶茶高一个头的初中生在小巷子里拦下了奶茶,“哟,妖怪啊!借点钱来花花呗!”初中生的身后也跟着好几个个头不比奶茶矮的学生,都一齐看着奶茶。
  奶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也试过反抗,没什么用。他们也不是每一天都在同一个巷子口堵人的,奶茶后来钻研出了他们的规律,没有在遇到过他们几次,今天这一次再撞上,也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了。
  奶茶心想着,无奈的准备从衣兜里掏出钱包。
  “喂!你们在干什么呢!”而奶茶的身后却突然间传出一个奶茶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铃铛。
  “哟!”初中生将奶茶扳到一边,走到铃铛面前说到,“怎着?还想逞英雄,救美不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铃铛......”奶茶在一边紧张的看着两人对峙。
  “是不是逞英雄,那也要打过才知道。”铃铛抬头看着那个比他高出不少的学生,眸子里是波澜不惊的深海。
  那个初中生却是捂着肚子夸张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可以可以!那么,咱们就来好好打一场!”说着便抄起一旁的搬砖向着铃铛挥过去。铃铛却是敏捷的躲过搬砖,一拳照着那人的肚子打了上去……
  最后这一仗谁也没讨着好,铃铛虽是被打的鼻青脸肿,但原本的目的还是达到了的。“你是不是傻?干嘛要和他们打啊!”奶茶第二天和铃铛一起去学校的时候,看着铃铛不成样子的脸问道。
  “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别人不给。”
  
  
  那之后也是过了不久,奶茶也终于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了。
  名字叫香山千晴。
  “哎铛铛啊!我跟你商量件事呗!”奶茶看着自己旁边的人,开心的笑着问道。铃铛抬起正准备睡觉的头,问道:“嗯?什么事?”然后他就看着奶茶红着脸和他说道:那个...你可以帮我问问那个叫香山千晴的女孩子放学之后有没有空吗?我想约她到镇子的海滩那边去一下......”
  铃铛听到奶茶这番话,自然知道他想做什么,却是有些失落的愣住了。奶茶怕他是嫌自己胆子小,又解释道:“哎你别误会!我怕我自己去和她说她不同意...才特地拜托你的!”
  铃铛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淡淡的开口道:“好。”
  “哎真的吗!啊谢谢!太谢谢你啦铛铛!简直再生父母啊!”奶茶听到铃铛答应,便欣喜若狂的开口道。铃铛看着奶茶这么的开心,心里却是一阵波澜。
  你能看到自己的愿望,可曾注意过我的愿望。
  放学的时间很快来到,奶茶兴奋的奔向镇子南面的海滩。下午的时候铃铛已经告诉过他香山千晴同意了,现在的奶茶开心的快要上天。
  可是奶茶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等来那个女孩。反而看着铃铛处理完了篮球社的事情到了这里。
  “铛铛,怎么......”奶茶疑惑的开口问道,却被铃铛覆上自己嘴唇的手指堵下了剩下的话语。下一秒,铃铛便单手按着奶茶的脑袋亲了上去。
  轻易的撬开人的牙齿,很快的入侵到奶茶的口腔之内。奶茶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夺取一样。漫长的深吻一直在铃铛的掌控之下,松开时也有些不舍。奶茶顶着无空气被憋红的脸颊,几乎站立不稳的扯住铃铛的衣角。
  铃铛却轻轻的托起奶茶抱在怀里,轻声在奶茶的耳边说道:“抱歉,宝贝儿,我没和那个女孩子说这件事。因为我觉得我真的太喜欢你了,喜欢到不想看到你和别的人在一起。
  “奶茶,我爱你。”
  奶茶安静的在铃铛的怀里听完这一番话,本以为自己的心意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本以为自己会像别的所有人一样平凡的结婚生子度过一生。奶茶激动开心的快要哭出来,他用双手环抱住面前的人。
  “铃铛,我也爱你。”
  希望某天再看见彼此相聚,对视一笑,发现从未远离。
  

评论(14)

热度(54)